妙书斋>热门小说>天下藏局>一百八十三章 坐迎
  肖胖子已经用两根假指示意了。

  这事情彻底没得商量。

  我也懒得再多说,便道:“行,你跟我进去!”

  肖胖子闻言,神情露出欣喜,立马从摩托车上跃了下来,回道:“这才是我心中的苏神!”ωWW.miaoshuzhai.net

  到了芙蓉庄园门口,我们却被四五位穿黑色中山装,面目无比冷峻的索命门之人给拦住了。

  一见到他们这副装扮。

  我脑中就想到了那天雨夜许清嘴里大口溢血的场景,心中那股恨意汹涌地奔了上来。

  但我反复告诫自己,他们只是毫无感情的刀,砸刀虽然可以解气,但干了执刀之人,才是真的报仇。

  闭目调整了一下情绪。

  我拿出了马萍转交给我的请柬,递给了他们:“通报文堂主,客人按约定来见。”

  一位中山装看了一眼请柬,回道:“等通报!”

  讲完之后,他拿着请柬进去了。

  其它三位将手背在身子后面,站成了一排,挡住门口,冷冷地盯着我们。

  肖胖子神情非常不服,拿出了烟盒,戏谑地问他们:“保安同志们,要不来一根?”

  那些人像杵在门口的木头,完全不搭理肖胖子。

  肖胖子说道:“艹!这特么是不给面子啊?”

  他掏出了烟,呲着牙,想过去将烟硬塞在他们嘴里。

  这货简直是在无端挑衅。

  最初肖胖子在菜馆,知道小竹为索命门身份的时候,曾吓得连凳子都坐不稳,但现在,他心怀仇恨,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 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肖胖子只得强忍着把烟给收了回来,放进了自己嘴巴,点着了。

  半晌之后。

  那位进去通报的中山装出来了,对我说道:“文堂主有请!”

  我和肖胖子踏步而进。

  但那位中山装却把肖胖子给拦住了,说道:“请柬上一人名字,只能进一人!”

  肖胖子脸色陡变,迅疾反手一扣那位中山装的手肘,猛地一脚踹了过去。

  这一脚极重!

  中山装“噗通”一下,摔倒在了地上。

  刹那间!

  门口几位中山装呼啦一下,将我们给团团围住了。

  不是肖胖子实力超出人家太多,而是对方完全没料到肖胖子竟然敢在芙蓉庄园门口动手,猝不及防着了道。

  肖胖子拍了拍身上的衣服,说道:“不让进就不进,你特么用脏手摸老子的衣服干什么?你们几个臭保安赔不起么!艹!”

  几位中山装脸色异常恼怒,就准备冲我们动手。

  庄园里面出来了一位中年人,冷冷地说道:“非金非请非仇勿动,不与萤虫争晖!”

  非金非请非仇勿动,是指不是金主、没人聘请、不存在冤仇,不能动手。

  这是索命门自春秋战国养士之风以来形成的规矩。

  但后一句话就非常侮辱人了。

  不过其实也可以理解。

  古时候的剑士,性格孤傲的连帝王都不放在眼里,更不用说其他人。

  肖胖子却火了,撸起了袖子:“哎呦卧槽……”

  我说道:“胖子!”

  肖胖子闻言,气鼓鼓地停下了向前的动作,转头对我说道:“等你半个小时,你要没出来,我有的是办法!”

  这货不是完全无脑之人。

  敢这么嚣张,肯定还留了后手。

  我随着中年汉子进了芙蓉庄园。

  穿过前厅,来到了中间的院子。

  院子里面鸟语花香,环境优美典雅,不少地方垂着小竹段编成的凉帷幔,显得朦胧而幽静。

  越迷人,越危险。

  我能嗅到不一样的气息。

  来到院子中间,发现里面有一块几公分高度,但非常宽大的汉白玉石台,石台上放着一张宽大的兽皮毡垫。

  兽皮毡垫上摆放了一张古色古香的小茶桌,上面有几碟点心,桂花糕、桃酥、油豆。

  还有一铜茶壶,茶壶旁边是一鼎周身布满了小孔的青铜茶风垆,茶风垆小孔往外冒着飘渺雾气。

  一位四十多岁的人盘腿坐在兽皮毡垫上面。

  他身穿一套唐装,形若枯槁、脸色苍白,手指甲留得非常之长,目光无比阴狠,不怒而威,身上杀气腾腾,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位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僵尸。

  这种杀气。

  不是王叔那种像怒狮子一般的杀气。

  而是真正杀过不少人所积淀出来的一种令人胆寒气息。

  确切地说。

  这应该叫做鬼气。

  他一手盘着小叶紫檀佛珠,一手还拿着娟丝手帕,偶尔会用手帕捂住嘴,咳嗽一声,再闭目闻一闻青铜茶风垆小孔外冒出的雾气,接着又喝一口茶,显得醉心而闲趣。

  他身后还站着四五位穿中山装之人,一个个笔挺地站直,脸上无任何表情。

  整个场景显得颇具古风。

  盘腿而坐之人就是文堂主。

  用这种姿势迎客,倒并不是文堂主在装逼,还确属是索命门独有的习惯。

  这里稍作解释一下。

  上古之人不坐凳椅,无论民间饮茶饮酒、还是庙堂畅谈国事,全都采用席地而坐的姿势。凳椅出现,还是唐朝以后的事,到了北宋,才逐渐流行。

  索命门源自春秋养士,自然也保留了这一习惯。

  不过,古人席地而坐也分为好几种。

  每种其实表达的意思并不一样。

  箕坐,两腿并拢笔直前伸,屁股坐地。除非君对臣、父对子,否则这是极端蔑视对方的一种坐姿。

  跽坐,也就是跪坐。与尊者、长辈交谈之时采用,属于谦卑的姿态。樱花国人以前来华夏学习,采用这种姿势与吾族辈谦卑交谈,回去之后,他们至今还沿用这种跪姿。

  趺坐,盘腿而坐。一般朋友之间采取这种坐法,比较正式礼貌。

  文堂主能采用趺坐之姿来迎接,可见马萍后面从中斡旋之人,面子极大。

  我走过去之后。

  文堂主睁开了眼睛,毫无表情地瞅了我两眼,拿起一个茶杯,倒了一杯茶,抬手示意我对面坐下。

  我回道:“我并非为坐而论道而来,文堂主可以起身了。”

  没朋友可交!

  今天就是赎人!

  文堂主闻言,剧烈地咳嗽了几句,拿手帕捂住了嘴,余光中抹过一丝杀意。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小说app,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小说app,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南凰洲东部,一隅。

阴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着沉重的压抑,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,墨浸了苍穹,晕染出云层。

云层叠嶂,彼此交融,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,伴随着隆隆的雷声。

好似神灵低吼,在人间回荡。

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血色的雨水,带着悲凉,落下凡尘。

大地朦胧,有一座废墟的城池,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,毫无生气。

城内断壁残垣,万物枯败,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、碎肉,仿佛破碎的秋叶,无声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,如今一片萧瑟。

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无喧闹。

只剩下与碎肉、尘土、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触目惊心。

不远,一辆残缺的马车,深陷在泥泞中,满是哀落,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,挂在上面,随风飘摇。

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,充满了阴森诡异。

浑浊的双瞳,似乎残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。

那里,趴着一道身影。

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,衣着残破,满是污垢,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。

少年眯着眼睛,一动不动,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,袭遍全身,渐渐带走他的体温。

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。

顺着他目光望去,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,一只枯瘦的秃鹫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,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。

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,半点风吹草动,它就会瞬间腾空。

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。而少年如猎人一样,耐心的等待机会。

良久之后,机会到来,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,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。

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为您提供大神小九徒的天下藏局最快更新

一百八十三章 坐迎免费阅读.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