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女生小说>晚来天欲雪>第 17 章 相似
  外面的天色越发热烈,金红色的太阳升至殿顶的时候,那种蒸腾的热度也开始挥洒到大地,阳光翩跹而至。

  宗辞刚刚走出偏殿,还没走几步,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。

  “公子,您怎么出来了?”

  他抬头一看,原来是之前被容敛吩咐去备茶的妖仆,浩浩荡荡率领着一群手捧茶具的下人,从另一边的走廊对面走来。Μ.miaoshuzhai.net

  “陛下一时有要事在身,偏殿无人,我便出来走走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公子想去哪里?”妖仆熟练指挥着下人将东西全部放到偏殿里去,这才回过头来,恭恭敬敬地行礼,“我可以随时为公子带路。”

  其实宗辞知道藏书阁的方向,不过他现在只是一个第一次来赤霄宫的太衍宗弟子。于是他思忖片刻后,点了点头,递出那块从容敛手上拿来的木牌,“带我去藏书阁吧,劳烦了。”

  “不劳烦不劳烦,您是陛下的贵客,我们自然怠慢不得。”

  妖仆看那木牌愣了一下,一边抬手,“您往这边请。”

  在前面带路的时候,妖仆内心的惊愕愈发沉重。

  凑近了看,这位少年真真是清冷如玉,翡丽无瑕,难以企及。

  陛下后宫里所有的公子都不是这个类型,却独独这位玄衣少年最得圣意。明明初见不久,竟然将贴身木牌都给了这位。要知道除了族内秘地以外,偌大赤霄宫都对那块木牌开放,林公子吹了许久的耳旁风都没能讨来。

  这难道是一个预示?

  宗辞半点不知道这位妖仆内心在想什么,他慢吞吞跟在背后,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赤霄宫内四周。

  千年过去,这处宫殿也有很多地方同他记忆不甚相同的地方。

  说是赤霄宫实际并不准确,这方飞行法宝更像一座城池。因为宗辞走的是正门,所以直接进了内城,内城是妖皇的朝堂和后宫,除了妖族四大家族嫡系以外,寻常人等不得入内。外城才是普通妖修们居住的地方。

  例如上一届妖皇久久难以突破大乘,寿元将尽,于是便越发焦躁。那时的赤霄宫里摆放着的基本都是风水物件,就连树也栽种着长生树,护城河里养育着许多千年龟。

  换了一个妖皇后,整个赤霄宫内的氛围都有改变。例如重新换了一种颜色的宫墙,全部翻新了一遍的地砖,整个给人的气质和感受焕然一新。

  沿途还有不少妖族世家的弟子,很明显他们都知道面前带路的那个是御前总管,投注到玄衣弟子身上的视线不绝于缕,还有几个消息灵通的,更是窃窃私语。

  “御前总管怎么会给一个人类修士带路......?”

  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早些时候陛下可是带着这个人类从正门进来了。”

  说话的那位世家弟子一惊,“怎么会?正门那可是——”

  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仔细看看那气度,就连一向厌恶人类的陛下都破了例,万一呢?”

  对于这些视线,宗辞皆是轻飘飘掠过,继续行自己的路。

  穿过深深浅浅的走廊和假山湖泊,妖仆带领着宗辞从赤霄宫皇城走出,往背后那幢最大的建筑走去。

  不管是哪个势力,藏书阁都是重中之重。太衍宗的藏经阁就设立在主峰陵光大殿的背后,妖族的藏书阁就设立在整个赤霄宫的中心地带。毕竟对于修士们来说,功法和典籍永远都是最为重要的。

  妖仆上前去的时候,守在门口的侍卫们也连忙行礼,“总管大人。”

  “这位是陛下的贵客,奉陛下口谕,藏书阁对公子全部开放,你们好生招待。”

  那几位侍卫连忙站好,也不敢多看:“是!”

  “公子,那我就去吩咐人给您上些茶来。”

  吩咐完侍卫后,妖仆回过头来拱手。

  “多谢。”

  宗辞回了一礼,展示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木牌,在旁观者那些若隐若现的打量里,不紧不慢地走了进去。

  开放藏书阁全部的地方。乍一听感觉妖皇很大方,但事实上宗辞也才不过炼气期,能够看的功法相当有限,更别说像妖族这样的地方,很多功法还有血统局限性。例如青丘一族的双修之法只能有青丘九尾血脉的族人才能修习,其他家族的功法也一样。

  不过也无所谓,宗辞本来的目的就不是来藏书阁找什么东西的。

  他要找的血祭之法,正巧被镌刻在妖族地下妖塔的门背。

  地下妖塔据说是整个妖族赤霄宫的根基所在,每百年入口都会有所改变。上一回宗辞仗着自己剑术高绝,修为高深,直接二话不说用渡劫期的神识一扫就确定了地下妖塔的位置,顺带还观察了一下被誉为族内密地的地方。

  上次他来的时候,妖塔入口就在藏书阁下方,所以宗辞才会直奔这里,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。

  这一回毕竟时不同往日,既然没那个实力,只好徐徐图之。

  管他呢,现在不过正午,等到晚上再回去也不迟。

  玄衣少年抬起袖口遮在口边,轻咳两声后,慢慢朝着书架旁走去。

  他不知道的是,在妖仆报完信后,藏书阁外,一位身穿白衣的公子正浩浩荡荡带着一群下仆过来。

  “林公子。”

  守在藏书阁外的侍卫见状,连忙半跪行礼。

  当今妖皇并未设立后位,但因为青丘一族功法特殊,偌大后宫也有不少公子侍妾。

  在这些公子侍妾里,林任又是其中最受宠的那一个。旁的人也许只有幸同妖皇春风一度,林任却是月月都能收到传召的牌子。

  他并非四大世家后代,而是一个小家族出身。自从得了宠后,原本的家族也一步登天,有些同四大世家分庭抗礼的石头。

  能够圣宠加身,林任自然不是个愚笨的,不然也不会处处顺着妖皇的喜好来。

  不仅仅从来只着一袭白衣,甚至还特地去模仿那种冷冽出尘的气质,学了一套剑法,取得了卓越见效。

  可惜这些年顺风顺水,林任跋扈的性子显露,行事越发大胆。特别是几年前在床笫之间成功求到妖皇那块佩在腰间,从不离身的玉牌之后,林任更是信心爆棚,瞄上了妖后的位置,私底下没少搞小动作。

  “陛下那位贵客可是进去了?”

  在其他人面前,林任自然不会装作一副冷若冰霜,寡言少语的模样。

  侍卫犹豫了一下,“是。”

  林公子可是如今陛下眼前的红人,他们根本得罪不起。

  林任面色阴沉,他扫了眼身后,不置一词地朝藏书阁里走去。

  这些年他花了不少心思才买通容敛身旁的御前总管,如今东窗事发,御前总管托人传信给他,他便急匆匆赶来了,一路上没少听到留言,越发让他心情差劲。

  容敛的喜好,林任再清楚不过,这才因为御前总管的形容妒火中烧。

  陛下对于人类的不喜众妖皆知。不过是一个人类修士而已,凭什么同他这个未来妖后相提并论?

  “让开让开!”

  他的近侍将那些围在藏书阁里的妖修一个个推开,趾高气扬地寻人。

  终于,在一处角落里,林任找到了他此行的目标。

  玄衣少年静静站在书架前,长长的墨发从身周垂落而下。恰好这处书架位于两扇窗户之间,从外面照进来的光线被书架切割,一半落在他身上,一半却还笼罩在明灭的阴影里。

  看到对方身着一袭黑衣,林任提起的心就放下去了大半。

  这妖族谁不知道,陛下最喜欢穿白衣的公子,甚至在族内掀起一股潮流。

  林任刚刚松了一口气,余光一扫,脸色又重新沉了下来。

  他看见了那块放随手搁置在桌面上的木牌。

  原本林任一直以为那块一直被容敛佩戴在身上的玉牌才是最珍贵的,结果没想到他上次在床上求了一下,容敛随手就赏给他了。反倒是这块木牌,虽然并非妖皇随身佩戴之物,却在妖族族内象征着极高的权限。

  而现在呢,却被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类修士放在一边?

  “你就是被陛下邀请过来的贵客?”

  他语气极差,内里蕴含着浓浓的火/药味。

  那个低头正在翻阅书籍的玄衣少年抬起了头,淡淡地扫了他一眼。

  林任睁大了眼睛。

  实在并非他太过惊讶,而是在光亮的映照下,对面那张脸实在显得过于澄澈殊丽了些,更别提眉眼里隐含的病容,入木三分,更添颜色。

  可惜,虽然惊艳是惊艳,但陛下喜好的可不是这一款。想到这里,林任稍稍安下心来。

  比起林任,反倒是宗辞率先愣了一下。

  无他,实在是面前这位白衣公子同他太像了。

  首先是穿着打扮,披散墨发,还有浑身那种皎洁如玉的气质,某些细节和小动作,处处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感觉。

  明明玄玑剑仙也是一袭白衣,腰身佩剑,通身冰寒冷漠,却也没有给宗辞这种心情。

  宗辞看着他,内心甚至有一种看到前世自己的尴尬感。

  并不是同这辈子懒懒散散的宗辞像,而是同那位不近人情的凌云剑尊相像。

  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小说app

  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

 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。

 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  祖庭,天狐圣山。

 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 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 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 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爱阅小说app

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小说app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为您提供大神妄鸦的晚来天欲雪最快更新

第 17 章 相似免费阅读.https://www.doucehua.com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