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女生小说>晚来天欲雪>第 39 章 凌云剑尊
  地下妖塔的咆哮几乎惊动了整个赤霄皇宫。

  事发突然,容敛只来得及抓起一旁的玉玺,将整个赤霄宫的结界暂时打开。

  深红色的流光滴溜溜从天边四方八卦之位冲出,妖龛内的封印悄声启动,在空中化作半圆形的结界,将整个皇宫笼罩。

  结界散发出的光芒像是在夜空中的点燃了一道火把,将整个赤霄宫正在冥想打坐的妖族都惊动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护族大阵启动了?!”

  众人一阵哗然,纷纷从洞府里走出,仰望天空。

  四大世家的臣子们也从静室中起身,看着头顶开启的大阵,惊疑不定。

  “难道是鬼域知晓开战的信息,提前来犯?”

  除非是遇到极为棘手的情况,不然绝不可能出现贸然开启护阵的情况。

  这种棘手的情况特指之前鬼域之主来犯,不过上次鬼域走的是潜行的路子,直到袭击地下妖塔之前,所有人都没能察觉,也就遑论开启护族大阵。

  就在族内人心惶惶的紧要关头,容敛一拂袖,直线朝着皇宫深处而去。

  地下妖塔的位置每隔几十年就会变动,这回入口开在皇宫深处。

  虽说被称为妖塔,实际上是个漏斗形的空间,是上古妖族用来关押凶兽,特地制造出来的小位面。后来就被历届妖皇拿来向兽神祈福,顺带关押有罪之人。

  当然,这么多届妖皇里,一次性关押这么多重臣的妖皇,还真就只有容敛一个。

  等到他赶到的时候,妖塔入口其上用于隐蔽的宫殿早已被狂暴气浪掀起,红墙砖瓦散落的到处都是。

  放眼望去,这一片华美殿宇都变成了断壁残垣,看起来凄凉无比。

  而在那宫殿中央,唯有一道木门骤然立在虚空中,背后空荡荡一片,像是通往无名之地的门扉。

  最为人的是,木门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下接着一下撞击,发出沉闷可怖的声响,震耳欲聋。就连木门上绘着的朱砂符咒,门楣上镌刻着的密密麻麻的妖纹也明明灭灭,在木门上红了又暗,眼看着就要抵挡不住。

  “陛下,这......锁魂灯......”

  几位心腹大臣看到这一幕,惊得脸色煞白,心下不由打起了退堂鼓。

  如今跟着容敛的这批人,都是他亲手提拔的,当年把先皇旧臣送进地下妖塔的时候也没少两肋插刀。

  谁都知道,整个族内的位置就这么多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于是纷纷战队效忠新皇,快刀斩乱麻般把旧部处理。

  如今,锁魂灯被夺,再也没有了控制旧部的手段,而那些旧部通通都是些出窍大能,这些年在地下妖塔也没耽搁修炼,万一出了个突破大乘期的存在,就连容敛也难以招架,更别说这些大臣了。

  “谁敢透露透露锁魂灯被夺的消息,今日本座就格杀勿论。”

  立于空中最前方的容敛侧过头来,红袍猎猎滚动。暗金色的竖瞳里涌动的全是冰冷,修长指尖跳跃着一簇白金色狐火,越发衬得他没有丝毫瑕疵的容颜妖异无比。

  出窍大圆满的威压“唰——”的一下铺在空中,冰冷的妖力直接刺向那位最先说出口的大臣。

  后者不过元婴,乍然接触到这样毫无保留的妖力,一下子就从空中被打落,呕出一口血,昏死过去。

  “这位爱卿许是乏了,扶他下去休息。”

  他看也没看地上生死不明的大臣一眼,冷笑一声。

  守在一旁的妖仆立马上前,战战兢兢将人拖下去。

  这下,有了充足的实力威慑,整个空中都无人再敢发声。

  方才那位已经算是妖皇跟前的红人,平日里阿谀奉承,看上去颇得宠爱。没想到陛下一样说杀就杀,丝毫不讲情面。这一招,的确是起了杀鸡儆猴的意思。

  千年过去,总有些人在安逸的环境里被磨松了骨头,忘了当年这位妖皇究竟是踩着多少人骨血爬上皇位,当初宫变又是多么血雨腥风。

  容敛扫了这些人一眼,见他们个个吓破了胆,神色愈发冰冷。

  他不指望这些人能帮他什么,至少别碍事就行。当初他提拔这些人的时候,别的没看上,就是看上了他们明哲保身这一点。往难听了说,容敛也不在乎一整个妖族在他手上到底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差,这些都还比不上让他保持心情愉悦更重要,所以这些人会察言观色,阿谀奉承就足够。

  但若是在这等大事面前,胆敢碍他的事,容敛定然不会手下留情。

  就在这个当口,木门最上方的符咒忽然在猛烈的撞击下,悄无声息熄灭了。

  这就像打开了一个开关,紧接着,泛着红光的咒文一个接一个熄灭。

 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  下一秒,木门荡然无存,无数木屑混杂着木板纷纷扬扬散落,哗啦啦落到地上。

  红衣男子身后的九尾虚影一下子变得明晰起来,他的身形骤然消失,取而代之出现在原地的,是一只身躯横贯半片天空,九条长尾遮天蔽日的巨大白狐。

  妖塔的封锁彻底被突破,三团黑雾扭曲着冲向空中。

  一团黑雾化作巨大的青蛟,一团黑雾化作威风凛凛的白虎,最后一团则化作拍打双翅的红鸟。

  围观里,有些还记得千年前那场宫变的大臣纷纷心惊。

  这几位在千年前都是妖族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也是先皇最为器重的臣子,皆是出自妖族四大血脉世家,那条青蛟更是其中一族前任家主,在修真界也是声名远扬,名镇一方的任务。

  原本这里应该还得有一位青丘一族的长辈,但据说那位长辈在千年前就被容敛咬断脖子,把对方的尾巴一条一条扯下来,挖出内丹,彻底咽了气。所以如今只剩下三个。

  很显然,从地下妖塔里遁出来的那几道黑雾,也没有丝毫要停下来叙旧的意思。

  其中那条青蛟,更是直接咆哮一声,冲到空中同九尾妖狐扭打到一起。

  一时间,磅礴的妖力在赤霄宫上空炸开,皮毛裹挟着鲜血就像不要钱地洒下来,要不是有结界作挡,恐怕整个北境都能听见这可怕的嘶吼。

  容敛迎战三位,压力自然不小,提起的心再次沉下。

  地下妖塔里妖力稀薄,千年前进去时这三位都是出窍,千年后也出来也没能成功突破大乘。现在比起来,反倒是容敛这个后辈率先突破到了出窍大圆满,在修为上略占上风。

  这也算是一桩好事,但三个一起上,容敛依旧难以招架。

  于是他微微拔高声音,沉声道:“逆臣,还想尝尝被锁魂灯打进去的滋味吗?!”

  这三人被关押在地下妖塔多年,与外界信息不通,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容敛叮嘱部下莫要透露锁魂灯被夺的真实目的。

  虽然每次妖皇催动锁魂灯都得耗费许多元气,但将他们打回地下妖塔倒不是什么难事。这也是容敛为什么非要打一场才说,不然空城计也难免露出破绽。

  既然九尾妖狐开口,那三位妖兽也在空中口吐人言。

  青蛟冷笑连连,“你这无耻小儿,关押老朽多年,即便有锁魂灯又如何?我们既然连那心魔誓都不怕,又如何会惧了你的锁魂灯?”

  说到这里,青蛟白虎和红鸟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千年前宫变,原本他们应该为本族太子谋利,纷纷战队。但偏偏早在更早之前,一个人拿着剑打上了妖族。

  那人白衣胜雪,面如冠玉,神情冷如寒冰,一人一剑就闯入妖族,将他们这四位重臣个个修理了一遍,还逼他们发下心魔誓。

  那人的声音冷,剑更冷,冷得无人敢反抗半句。

  “我要你们日后无论何时,都不准同青丘太子作对。”

  被逼无奈之下,四位重臣才捏着鼻子发了心魔誓。

  毕竟他们面对的人,不是别人,而是修真界唯一被冠以“尊”号之称的人。

  心魔誓这东西,一旦违背,基本日后修为不得寸进,横生心魔。

  不过他们既然发了心魔誓,那人也就满意地收了剑,扬长而去。

  虽然后来那位剑尊身死,但发过的誓就像是泼出去的水,不可收回。所以在宫变之时,四位重臣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既不协助当时还是青丘太子的容敛,也主动避开他的锋芒,处处退让。

 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,容敛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太子继位,手里掌握了锁魂灯和妖族玉玺后,便是第一时间拿他们开刀,趁其不备,直接将他们打入妖塔。

  妖族最重血统,旁人不知,他们几位重臣却是明明白白。

  ——容敛根本不过一个血统不纯的孽种,如何能继承大统?

  可发了誓,谁也不想直接阻断自己修行之路,于是只好忍。

  本来他们想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这好运的,有剑尊撑腰的青丘小子继位。没想到却是养虎为患,反咬自己一口,如何能不恨?

  他们日日夜夜都记恨着,就想着出来之后找容敛算账,就算违背心魔誓,也定然咽不下这口气!

  心魔誓?什么心魔誓?

  听到青蛟的话后,容敛皱了皱眉,先前一些被掩盖在漫长回忆里的不合理之处逐渐明晰。

  虽说千年前容敛事先做了许多准备,但等到他登基后,仔细回想,还是发现许多不合理之处。

  听青蛟这句话的意思,难道......当初他登基一事,还另有隐情不成?

  就在容敛分神的刹那,青蛟敏锐的抓住他片刻闪神,四爪如同雷电般迅疾,直直刺向对方心口。

  九尾妖狐一惊,立刻张开手中妖力,却不想青蛟这招汇聚了全身妖力,直接蛮力破开,直捣黄龙。

  与此同时,红鸟的尖喙和白虎的掌风也即将赶到,封死他所有的退路。

  “不要以为换血,能变成原型后,你就能成为正统之人。”

  红鸟啐了一口,“孽种就是孽种,永远都是没爹的玩意。受死吧!”

  他们三个的恨意累积已久,就算日后心魔发作,修为再难寸进,也要将妖皇就地格杀。

  明明不过是个血统不纯的孽种,却胆敢这般算计。他们便要将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孽种一点一点弄死,以解心头之恨。

  三人一齐威压之下,容敛不得不从原型变回人身。倒像是顺了那句孽种。

  爪尖距离妖狐胸口不过咫尺,青蛟露出了狞笑。

  在这电光火石的关头,无人注意到,红衣妖皇腰间,那块早已失去金红色泽的佛牌倏尔微亮。

  刹那间,无可匹敌的冰寒剑气于夜空中拔地而起。

  极冷,极亮,有如天光乍亮。

  整个天地似乎都因为这一剑而静寂。

  青蛟的狞笑永远被定格在了空中,临死前眼神还带着大仇得报的狂喜,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到底发生什么。

  黑暗的夜空里,忽然出现一个身影缥缈的剑客。【妙】 【书】 【斋】 【妙书斋】

  剑客身着一袭不染白衣,乌发束在银冠之内,剑眉高挺,通身冷的像是巍巍高山上盛开的雪莲,高不可攀,又如皎月映水。

  “你......”

  容敛睁大了眼睛。

  不仅仅是他,其他匆匆赶来的妖族,还有空中另外两位妖兽,同样惊得失去了言语。

  等到青蛟死不瞑目的尸体重重砸落在地面的时候,红鸟和白虎才回过神来,像是吓破了胆,哆哆嗦嗦变回人形,朝着空中连连磕头。

  曾有幸见过这位的人,那风姿都会被深深刻在记忆里,无一例外,绝不可能认错。

  因为那是举全修真界,从古至今以来,耗费无数朗朗明月,也只得捧出一位的人物。

  甚至用辞藻,都不足以描绘出他一丝一毫的风华。

  剑道至尊,万法之巅。

  凌云剑尊。

  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小说app

  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

 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。

 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  祖庭,天狐圣山。

 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 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 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 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爱阅小说app

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小说app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为您提供大神妄鸦的晚来天欲雪最快更新

第 39 章 凌云剑尊免费阅读.https://www.doucehua.com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