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女生小说>晚来天欲雪>第 44 章 灯元节
  前几天的雨延绵不绝,断断续续下了好久,到昨夜才终于止住。

  宗辞这几天都卧在洞府里没有外出,偶尔在庭院里赏赏花,鲜少外出。

  清虚子这几日倒是每天会过来停留片刻。因为这个缘故,宗辞硬生生停了每天练剑的习惯,就怕被对方看出什么端倪来。

  昨日药王谷的谷主来了主峰一趟,神色犹然带着明显的不耐烦。

  道门魁首的名号在哪里都好使,也就在药王谷不大行的通了。即便千年过去,就连谷主都换了一个,但这臭脾气还是半点没变。

  宗辞是知道药王谷这些大夫脾气的,于是便老老实实给人望闻问切了一番,特别乖巧。

  没想到那位谷主给他诊完脉,原本还兴致缺缺的神情摇身一变,一下子兴趣盎然起来。

  “你活了多久?啊不,你今年多少岁?”

  宗辞:“......”

 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,面前的人就捏了捏少年藕白的手臂,微冷的灵力直接测出了骨龄,然后丝毫不顾及患者的心情,喃喃自语:“竟然能活十几年......不可思议。”

  宗辞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都有些挂不住。

  不过这位药王谷的后辈医术还是不错,也许是在他身上发现了有挑战的疑难杂症,态度陡然一变,不仅留下药方,甚至还叮嘱他每过一个疗程要去药峰找他复诊。

  谷主显然对即将到来的战争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,“到时候攻打鬼域,药王谷应当有很长一段时间会暂住在你们宗内,直接去药峰寻本座便是。”

  不过可惜他们药王谷全是大夫,要是真打仗了,大夫是最难得的,太衍宗说什么也不会轻易放他们回去。ωWW.miaoshuzhai.net

  “好,多谢前辈。”

  宗辞又不是不想活了,虽说他去妖族找血祭的法子暂时搁浅,但要能调理好身体,他自然是愿意的。

  等到药王谷谷主离开后,他回头看了看谷主留下来的药方,上面几味药材都和天机门主留下来的药方能对的上。从药性来看,后者明显更胜一筹。

  天机门主的医术,当真高明。

  宗辞回头将药方收起,看了看外面渐晚的天色,寻思着明日下山将这些药集齐,着手研磨。

  正巧,第二日便是灯元节。

  灯元节是修真界特有的节日,一般设立在每年农历九月廿七,也是除了上元节外,修士们最重视的节日。

  传说在这一天,修士们都要穿色彩鲜艳的服饰,在手腕上系上一条红绳,从洞府中走出来。傍晚时去附近有水源的地方放上一盏花灯,在红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放到花灯里烧尽,祈求来年福缘满满,庇佑这大道长生。

  后来,年年习俗延续下来,凭空多出了不少有趣的规矩。例如有平日里相好的友人,便可以约着多放一盏;若是有两情相悦的道侣,则是互相交换着点红纸;长辈想要照拂晚辈,也会允许晚辈在自己灯里燃上一张,寓意蹭蹭福缘。

  宗辞难得换下自己身上常年不变的黑色衣服,挑了一件白底红边的衣袍穿上。

  出门前,他犹豫了一下,掐了一道传音符到清虚子那里,报备自己准备去山脚小镇采买生活用品,这才顺着下山的小路离去。

  他现在已经被清虚子怀疑上了,自然越发步步谨慎。

  宗辞刚推开草药店的门,店小二立马迎了上来,“客人您来了,欢迎欢迎。”

  自从上次同这家店做了几笔大生意后,他就成了草药店的座上宾,如今购买药材还有优惠。

  “帮我准备一下这几味药,越多越好。”

  少年将纸张递了过去,回头一瞥,在柜台旁看到一个眼熟的人影。

  很显然,后者也正在偷偷瞥他,看见宗辞乍然一回头,吓得立马把脖子缩了回去。

  对方就是上次宗辞买完药走出店门时,在路上遇到来挑衅他的,为首的那位太衍宗剑峰弟子。

  说起剑峰,宗辞倒真想起一件事来。

  他放下手里的药盒,转身走了过去,“这位道友......”

  “你,你,你干嘛!”

  那位剑峰弟子看到他,脸再次唰地变红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  今日少年褪下往日里有些沉闷的玄色衣衫,袍角的朱红似乎同他眼尾上挑的红意相衬,挥散了往日里沉郁的色彩,变得一下子瞩目起来。只可惜宗辞本人对于这些并不太关注,也没有过多注意到过往路上频频朝他投注而来的视线。

  宗辞也有些无奈对方激烈的反应,于是他放低了声音,友好的问道:“冒昧询问,贵峰峰主如今伤势如何?”

  上次清虚子在主峰上雷霆一怒,出手将玄玑剑仙打成重伤。

  渡劫期一怒,摧枯拉朽,直接把剑峰峰主打落山头,威压覆盖方圆百里。后又有掌门青云扔法宝相救,急急忙忙请药峰和丹峰几位峰主救急,如此大的阵仗,想来这件事情也瞒不住。最近这段时间宗门内外都有络绎不绝的讨论,众人都十分疑惑剑仙到底做了什么,才会使得那位深不可测的老祖勃然大怒。

  宗辞回去后一直心有愧疚,只是他不好以如今主峰弟子身份去剑峰探望。毕竟清虚子态度坚决,而他也不可能真的拜入剑峰。所以便只好耽搁下来。

  “我们峰主闭关养伤了。”剑峰弟子下意识回答了这个问题,又忽然后退一步,警惕地看着他:“你想干嘛?”

  宗辞没管他,而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药盒,递到他手上。

  “虽说并不是什么名贵草药,但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,如果可以的话,劳烦你转交给剑仙阁下。”

  盒子里装着的是上次清虚子打算给他疗伤的时候,宗辞偷偷顺的几株成色年份都不错的红参。虽是借花献佛,但也是一番心意。

  毕竟......玄玑可是为凌云讲话,才无缘无故受到清虚子攻击的。若是真的什么也不做,于情于理,宗辞自己的良心过不去。

  而且在千年后得知修真界竟然还会有一个人,虽然从未看到自己入魔的现场,却固执相信他是有苦衷的。宗辞只觉得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辜负玄玑这份心意。

  但很显然,这位剑峰弟子会错了他的意思。

  弟子愣愣的看了眼手上的玉盒,冲着少年的背影喊道:“虽、虽然你天赋还不错,但是想成为我们剑峰的大师兄,怎么说也要筑基才行...!像你这样的炼气期三层,就算峰主收了你为弟子,我们剑峰是不会承认你的!”

  宗辞弯了弯嘴角,也没回头,朝着身后摆了摆手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唉,年轻真好。

  ####

  离开了草药铺后,宗辞又在小镇的集市里找了家丹药阁,将草药给了伙计,吩咐他们将这些捣成药粉。

  其实若是能炼成丹药,也许那份药方还能多发挥出几成效用。但宗辞前世醉心于剑道,像丹药符篆这些旁门左道他一个都没学。毕竟凌云剑尊从来不缺少这些东西,没必要多浪费时间。

  这份药方光看这些草药药性就知道丹方必定珍贵无比,宗辞也不好意思再去找那位光风霁月的门主求一份,索性捣碎了化成药粉混在一起,反正都一样,就凑合着吃吧。

  丹药阁的伙计在里面忙活,外面来来往往都是人。

  经过好几次事情后,宗辞这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也在太衍宗内有了不少知名度,为了不应付那些想要上来结交搭话的人,他特地挑了个里面些的位置,背对着门,静静等待药粉研磨完成。

  却不想就在宗辞一个人撑着头等待时,忽然有一位太衍宗弟子挑开门帘,朝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这人来得快,十分不引人注目。他匆匆走来,在宗辞所在的桌子面前径直放了块灵石,转头又迅速离开。等到宗辞注意到回头看的时候,那片衣角就消失在了门帘的背后,没入人来人往的街道上。

  少年皱了皱眉,放下手里的玉简,视线在扫过桌上那块灵石时蓦然顿住。

  这块石头,有些眼熟。

  “客官,您的草药已经研磨好了。”

  正在此时,丹药阁的伙计从厢房端着一个药瓶出来,还以为桌上的灵石是宗辞付的钱,便准备伸手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宗辞一惊,连忙把灵石扫到怀里,从储物袋里捞出另一块普通的灵石,递给了伙计,“换一块吧。”

  伙计瞅了眼被他收走的那块灵石,也没细想,回头就去找零了。

  他离开后,宗辞低下头去,将神秘人搁下的灵石翻转过来,在凸起的地方一按,一卷小小的纸条便从灵石里掉了出来。

  【九月廿八,朱雀城见】

  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,字体苍劲凌厉,力透纸背,虽然没有落款,宗辞却清楚知道是谁。

  因为这是他和另一个人曾经独有的联系方式。

  凌愁在临走前曾说过,太衍宗还有鬼域的探子,想必方才那位弟子便是一位线人。

  他犹豫了一下,默不作声地将纸条和灵石收了回去,转身走出了丹药阁。

  朱雀城也在北境,距离太衍宗并不是很远。在镇子外租一只飞行纸鹤,连夜赶过去,早上便能赶到。

  只是,宗辞还在犹豫,到底要不要去赴这个意味不明的约。

  天色开始暗了下来。

  远远地便能看到天边铺下了金红色的火烧云,晚霞把视野点的通亮,红烈烈纠着一块。

  街上的人早早买好了花灯,笑着结伴朝河边走去。宗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等到回神的时候才发现,自己出来一趟,办完了正事,却忘了买灯。

  今天是灯元节,虽说自己福缘早就不比前世,但还是买一盏吧,好歹也有个寓意。

  宗辞摸了摸鼻子,正准备转身去买灯时,整条街都静了下来。

  “好像是天机门的人......”

  修士们压低声音,窃窃私语。

  “什么?天机门的人?那我们先赶紧让让。”

  宗辞抬眸去看,只看见人群纷纷退让到两边,井然有序地分出一条路来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最近对“天机门”这三个字格外在意,但他也没深想自己到底是对这个门派关注,还是关注某个特定的人。

  一行手提琉璃灯,身穿月白色长袍的小童缓缓走来,打头那位就是天一。

  稀奇,今天天机门竟然没有用长生鹤衔着红带的方式从天而降,难得这么亲民。

  宗辞在心里感慨了一声,同样后退两步,眼神控制不住地朝队伍那边飘去。

  然后,他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串排场极大的队伍朝着这边走了过来,停在了面前。

  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小说app

  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

 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。

 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  祖庭,天狐圣山。

 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 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 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 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爱阅小说app

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小说app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为您提供大神妄鸦的晚来天欲雪最快更新

第 44 章 灯元节免费阅读.https://www.doucehua.com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