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女生小说>晚来天欲雪>第 81 章 无可救药
  “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”

  地下宫殿里黑铁重锤的声音还在继续,宛如一个冰冷的屠夫,一锤一锤收割着无辜者的生命。

  那些被扔入深坑里的人被割去舌头,手脚上沉重的镣铐让他们不得不顺着力道沉到坑底,迎接着死亡的审判。

  重锤从他们身周划过,每一次都能带走无数残肢。这一轮锤子砸下时没死的人,多半也会殒命在下一次闷响里。

  有余力的人目眦欲裂,踩着其他人被锤烂的头骨,疯也似地想要逃出这片血海炼狱。

  即便侥幸有大难不死从坑底爬到坑上的人,手指刨在黑铁壁面变成寸寸血肉黏连的森森白骨,浑身都是血迹。早早守在坑旁的屠夫便会挥舞手上的带刺屠刀,将这些幸运儿重新打落到坑内,在重锤落下之后变成一团模糊的碎骨。

  这一幕对于宫女来说似乎早已稀松平常,她们连视线都没有给深坑一个,而是继续低下头去串连着手中的针线,努力缝合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尸傀。

  深坑壁面还有一些沟渠。当坑内的血液积攒到一定高度后,便会顺着沟渠流进去,上面安着用以过滤碎肉骨头的铁筛子,便成了最上层血池最好的原料。

  宗辞脸上的神情完全冷了下来。

  即使早就做过心理准备,面前惨无人道的一幕依旧给他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冲击。

  若不是如今亲眼得见,宗辞怎么也想不到,在这间巍峨阴森的宫殿底部,竟然是一处不见天日的埋尸场。而他那具同前世别无二致的身躯,便是建立在这尸山血海之上。

  他感到自己浑身都在颤抖,并不是害怕,而是气愤混杂恶心的颤抖。

  白衣青年从黑暗中走出,身上衣袍翻滚,面容冷如冠玉,双眼如同墨潭一般深不见底,指尖森寒剑气酝酿着极为可怖的气势,蓄势待发。

  “大胆!”

  刚刚将一个人打落坑内的屠夫骤然得见这幕,怒喝一声,“此乃鬼域重地,你是何人?!”

  地下深殿里一片骚动。

  鬼域之主在鬼域的声名不亚于阎罗地狱,无人胆敢来酆都冒犯,生怕触怒君颜。

  “人类修士?”

  人偶师卡卡哒哒地说着,视线落在宗辞的脸上,忽然诡异地顿住。

  整个殿内都是鬼修,或者是没有灵魂的尸傀鬼仆,大多面色都呈古怪的青灰色。只有宗辞一人,面色红润正常,一看就是正常人而并非鬼修这样的活死人。

  宗辞却无暇顾及这一幕。青年的眼眸里仿佛有流光瞬闪而过,指尖的剑气陡然而出,袖袍翻飞间便是疾行而出,于穹顶上刮过。

  “咚——”

  下一秒,那根悬挂在宫殿顶上的黑铁重锤便直直朝下坠落。

  在坠落的时候又像是被人直直推了一把,朝着深坑的另一头坑外落去,重重地砸到地面。回头再观,那据说用鬼都玄铁打造的锤柄早已寸寸断裂,切口整整齐齐,根本看不出意外的痕迹。

  整个宫殿都被白衣青年展露的这一手给慑住,久久静寂无声。

  要知道,鬼都玄铁可是唯一能够不被怨气沾染的极寒材料,也是鬼修们拿来炼器的顶尖选材之一,有多么坚固自然不必多言。

  可如今青年只不过是轻描淡写地一抬指,手中连剑都没有,便直直将玄铁斩断。

  这是何等可怖的剑术?

  屠夫头顶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,握着屠刀的手都几欲握不稳。

  但是他不敢退,即便冒着身死的危险。

  若面前这位青年真是闯入者,待君上问下话来,他所招致的绝对不是这样轻松的下场。

  众所周知,鬼域之主可以驱使万鬼,先前鬼域有不少城主,便是死在万鬼噬咬之下,魂飞魄散,连渣都没留下一点,永世不得超生。

  即便是死,也总得选个舒服点的死法。

  就在屠夫鼓起勇气准备上前时,他忽然感到一股极寒冲入了头皮,紧接着就是伴随而来的剧痛。从地面阴影里爬出的鬼怪朝着他桀桀一笑,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咬掉半个头颅。

  男人的声音回荡在殿内,飘忽不定。

  “......师兄。”

  这个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狼狈,想来也有自己苦苦隐瞒的事实被人一朝知晓的局促。

  宗辞冷笑:“这就是你这些年做的好事?”

  别的不说,当初宗辞还是凌云的时候,对师弟凌愁最多的教育,并非剑术或其他高深的术法,反倒是为人处世的君子五德四修教了不少。

  道门魁首的徒弟,同样也是整个修真界目光的聚焦点,往日里只要有哪个洞府遗迹出世,所有人明面上都得给他们师兄弟两分薄面。出门在外,宗辞自然希望给师门添光。

  那时宗辞还只以为凌愁是一个无父无母,性格有些孤僻的孤儿,尝遍世间冷暖。于是便更多了几分照拂,关心师弟的心理健康,带着师弟一起下山历练,惩恶扬善。

  他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心寒。

  宗辞能够理解国恨家仇对一个人的影响,但是他永远无法原谅如此草芥人命的行为。

  “不管你是何身份,好歹曾经师兄弟一场。现在看来,倒是我一厢情愿了。”

  白衣青年看着不远处隐没在阴影里的玄色衣角,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失望。

  “不要叫我师兄,你不配。”

  这句话如同尖刺一般刺入了厉愁的心里。

  玄衫男子身形踉跄片刻,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起初,这笑声还很低。渐渐地,笑声越变越高,从低沉到尖利刺耳,透着难以言喻的癫狂。

  早在厉愁出现的瞬间,整个宫殿的人都战战兢兢地跪下,在鬼域之主莫测阴寒的气势下抖成了筛子。如今被厉愁一指,别说是回话了,就是连抬头也不敢。

  当然,他们也没有抬头的机会了。

  因为下一秒,从脚下阴影中出现的鬼怪已经将这些人全部拖进了深渊里,连惨叫也没能发出。

  宫殿里重新恢复了死寂,就连深坑里还在蠕动的碎肉和激荡的血液也归于平静。

  只有对峙的两人,依旧还在遥遥对视。

  “师兄可是怨我杀了这些人?”

  鬼域之主展开双手,仰头狂笑,面容扭曲般怪异病态。

  “不。”宗辞平静地说,“他们罪有应得。”

  “但你铸造这具躯体的方式让我感到恶心。”

  世人皆知,凌云剑尊不仅剑绝,人也高绝,品行更是高洁。

  多数情况下,宗辞说话都会留些余地,不会将话说的太死,从来都十分内敛。

  但这一次,他是真的发怒了。

  厉愁又怎么会不知道呢?

  鬼域之主忽而止住了笑声,定定地看着白衣青年,所有的表情都被凝固在了原地,许久后才从胸口呼出一句话。

  “师兄莫不是以为,这具身体,也是用这样的法子做的吧?”

  难道不是?

  宗辞的视线扫过坑旁一具尚未制作完成的尸傀。

  转变成活死人之后,尸体便没有了血液,又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,竟然是连冻住的血液也除去,浑身上下只余下几两白肉,更加方便带着灵力的针线穿过,拼合成新的傀儡模样。

  虽然宗辞什么都没有说,但他表情已经表露出了一切。

  “怎么可能?!”

  厉愁激动地开口,声音提高了一个度。

  周围灯座的火苗窜起老高,也将鬼域之主的脸庞笼在了光源下。www.miaoshuzhai.net

  宗辞忽然发觉,对方脸上的苍白比之上次看到的更加明显,甚至还要多出几丝青灰,就连走路时气息也有些不稳。

  一个渡劫期大能,怎么可能会气息不稳?莫说是渡劫期了,就算是宗辞这样身虚体弱的炼气期,也不可能有这么明显的气息波动。

  疑惑的思绪在宗辞脑海盘旋数刻,“那这具身体是怎么来的?”

  面对这句直截了当的问询,厉愁却忽然沉默了。

  男子深邃的眉宇被光亮拉扯得明明灭灭,像是噙着一场永远没有白昼的阴雨天,诡谲难明。

  都道人心易变,时间自然能将一个人变成宗辞不熟悉的样子。

  千年的时间能够改变太多的东西,除了眉眼还能窥见当初凌愁的模样,但厉愁和凌愁本就相差太多,就连周身的气质也截然不同。

  等了一会后,宗辞也没耐心了。他甚至已经打定主意,这次治疗后就回去问问千越兮有没有能够解除灵魂更换的方法。

  无论如何,活下去固然重要。

  但若是要建立在尸山血海上独自苟活,宗辞宁愿不要。

  就在白衣青年转过头去的刹那,鬼域之主拢在如夜袖袍下的手指轻轻一颤。

  厉愁在害怕。

  他害怕失而复得的人离开他,讨厌他,就连看到他眼眸里的坚冰都像是穿透了自己心脏般痛苦。

  从来都是残暴无情,心狠手辣的鬼域之主,只有在这个人面前才会小心翼翼地伪装自己,将自己的獠牙和利爪隐藏,再用过往的回忆掩盖自己早已破败不堪的内里,为他编制一个华美的谎言牢笼。

  为他放弃了国恨家仇,也想留他在身边;堕入鬼域,黄泉门口守候百年;炼制身躯,即便取的是自己的血和骨肉。

  面对这个人,厉愁永远一败涂地。

  “他们那么脏,我怎么可能让他们脏了师兄的新身体。”

  就在宗辞将要离开的时候,男人低低的声音终于从他身后传来。

  “师兄的脸,身体的每一寸,都是我一刀一刀用画笔勾勒描摹,再一针一线缝好。”

  日日夜夜,昼夜更替。鬼域之主搜罗了修真界留存的玉简和画卷,只是为了能同记忆里那个凌云剑尊更近一点,再近一点,哪怕是自欺欺人,最后重复更迭做无用功也好。

  ——至少,还有一点希望,让人不至于堕到无望的深渊。

  厉愁直勾勾地盯着青年的背影,自顾自地往下道:“因为......师兄的新身体,是我用自己的心头血和骨肉炼制的。”

  宗辞瞳孔一缩,终于忍不住扭头,“你疯了?!”

  于修道之人来说,心头血是多么珍贵的东西,自然不必过多阐述。

  想要炼制一具新的身体,需要多少骨头、血和肉,更加不必多言。

  玄衣男子就站在青年身后那道光暗的交界点上。

  两旁的火舌忽高忽低,激烈地舔舐着男人冷郁的侧颜,在墙壁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倒影。

  他笑了。

  笑容浓郁病态,像一位无可救药,病入膏肓的患者。

  “是啊。”

  厉愁轻声道,“不是知道真相的那一天,是从你死在龙骨渊下的那一天。”

  “师兄,我早就疯了。”

  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小说app

  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

 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。

 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  祖庭,天狐圣山。

 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 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 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 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爱阅小说app

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小说app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为您提供大神妄鸦的晚来天欲雪最快更新

第 81 章 无可救药免费阅读.https://www.doucehua.com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