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热门小说>择日飞升>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子太师
  "那不是我!"

  许应定了定神,向地上的尸体大声道,"那是他们临死前幻想出的我!我没有这么邪恶,我没有这么强大!知道我的人,都知道我其实脾气很好,很容易说话.…"

  地上的尸体没有机会反驳他。"哈哈哈哈!"

  远处有个傩师疯了,手舞足蹈的跑过来,叫道,"不老神仙是杀人魔王!"许应勃然大怒,丢掉那具尸体,起身喝道∶"我不是!你不要血口喷人!"

  那傩师见到他的模样,惊恐大叫起来,转身就跑,疯疯癫癫的,仓皇之间闯入一片残余的神通之中!

  许应急忙冲上前去,试图营救他,然而那傩师见到他追来,跑得更快,许应只来得及伸出手,那傩师便已经变成碎片!许应后退两步.开那片爆发的残余神通。

  这些神通碎片可以轻易抹杀一位大傩,但然而他的身法诡异,几步之间便从残余神通之间穿过,身法如鱼龙入水,轻松写意。许应怔了怔,这种身法他也没有学过,不知为何突然间就无师自通!他再度调动人体六秘,六秘中的力量不知何时融会贯通!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!

  他前不久才打开六秘中的涌泉秘藏,完善涌泉秘藏的正法,他只是能勉强调动六秘中的能量。

  人体六秘的正法,是最近两年才开始流行的法门.神州大地各大世家的傩师,都在孜孜不倦的寻找正法,推导正法。许应是最早那批完成正法的人,但即便他也无法系统的调动六秘的力量,无法将六秘的力量统合归一。想做到这一步,需要将六秘正法推导到极致,随时可以将六秘M山药化作磅礴的力量。现在,他居然无意中就做到了!

 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,就是太乙小玄天执念爆发,让许应处在这场执念之中,重现了当年的血战!

  尽管执念爆发,并非许应视角,而是诸天万界最强炼气十的视角,但他们尽可能的重现了当年那个天路上的许应所施展的神通道法.,正是这些,触发了许应的某些战斗本能。

  许应衣衫猎猎作响,磅礴的力量从泥丸、玉京、玉池、黄庭、绛宫、涌泉六处涌来,如大江怒潮涌动,让他的修为实力短时间内得到数倍提升!

  "我不是杀人魔王!"他向那些疯疯癫癫的傩师喝道。

  那些已经被吓疯的可怜虫纷纷惊恐地四散而逃,他们就像是云梦泽村民口中的那个傻子,被卷入到那一战的重演之中。只是,他们没能成为许应。

  他们代入的是那些被许应干掉的万界强者,他们被裹挟着,身不由己向许应杀去,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许应如杀神一般,把自己大卸八块!

  不仅如此,他们会经历一场又一场的死亡,经历一个又一个强者被格杀的经历,他们见识了叫屠戮,什么叫绝望!他们被摧毁了道心,被摧毁了神智,神识也变得错乱。他们变成了疯子。"七爷!"许应大声呼喊。

  不知何时,蚜七不见了踪影。原本蚜七藏在他的肩头或者衣领里,大恐怖发生时,玩七就消失无踪。想来那时蚯七应该也被小玄天的执念所侵袭,成为其中一个强者。

  许应一边走在荒漠之中,一边呼唤蚜七,走了干百里,终于,一个怯怯的声音回应了他的呼唤∶"阿、阿应、是你么?"许应循声看去,又惊又喜,只贝一座沙丘后面探出一侗大脑袋。

  他急忙奔过去,那大脑袋慌忙缩回沙丘后面。许应扑过去,只见大蛇缩成一团,瑟瑟发抖,脑袋贴在地面上,惊恐看着他,不敢与他目光接触。

  许应伸出手,面色和善道∶"七爷,是我,阿应。"

  虹七缩得更紧,脑袋向后移动,目光躲闪,怯生生道∶"你是阿应还是应爷?"

  许应小v心翼算向前挪动身体,笑道∶"我当然是阿应了。你知道的,咱们生死交情,我不会害你。""你把我打死了百十次。"虮七还是有些躲闪,不敢近前。

  许应/v心)的搠到他的眼前,伸出手掌尝计着角中控他的脑袋.虹七也努力克服小心中的恐惧.i他撑到自一。

  蚜七感确到熟悉的角触感,内心的恐惧渐渐少了一些,声音低几道∶"时光回溯的时候,我不知为何.使与你分开了,然后就看到自己成为一个神勇无比的大炼气士。"

  第一件攻向许应的法宝,那口大斧子,便是"七一号"郑出的,他战意高昂,想一斧子劈死许应。那把巨斧被许应生生捏得炸开。

  炼气士"虹七一号"死得很惨,是悍勇无比的杀到跟前时,被许应的神通点了天火灯,一许应将他元神点燃,将他活活烧死!炼气士"虹七一号"死后,玩七便进入了第二个炼气士的视角,成为"玩七二号"。这一次,"斩七二号"是个女炼气士,体态妖娆,婀娜多姿。妙书斋

  她与一众炼气士秘密祭起仙宫,以仙宫镇压许应,打算将许应肉身元神悉数压制,将他镇死!然而,许应却打坏半个仙宫,女炼气士"玩七二号"在那半个破灭成灰的仙宫中,自然也灰飞烟灭!"蛎七三号"被许应折断腰身,丢进仙宫的井中,随即一拳轰入那口井,当场被打成烂泥!"玩七四号"被许应一声大吼,震碎了元神。"蜕七五号"被阴阳藤搅碎。"玩七六号"被阴阳藤搅碎。"玩七七号"被阴阳藤搅碎。

  "玩七八号"死于刚刚服下的仙道灵根,被许应祭起灵根唰得粉身碎骨。

  "就是这样,你把我杀了一百多次。"听七老实巴交的向许应交代自己每一次的死亡经历。他看到许应伸出手来,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缩成一团。

  许应笑道∶"我真的不是大恶人,其实是被我打死的那些万界强者的执念,把我想象成大恶人。""阿应,你不觉得这句话很矛盾吗?"沅七询问道。

  许应开心地笑道∶"七爷能找到我话中的矛盾点,可见又恢复了理智。你看到钟爷了吗?"蚜七摇头,道∶"他原来在天空中,抵档天外的天道气息侵袭,应该没有被小玄天的执念波及。"

  许应仰头望天,只见经历了这次小玄天执念爆发之后,天空变得无比平静。天外,龙渊天神与画中仙的战斗也仿佛偃旗息鼓,没有波及到小玄天。

  但是大钟也不用了踪影。

  一人一蛇在大漠中搜寻,许应大声呼唤钟爷,始终没有得到回应。过了良久,他们终于在一片沙漠谷地中,看到了被掩埋了大半的大钟。

  这口大钟和其他被打残的法宝一样,半个身子埋在沙漠中,半个身子露在外面,寂寂不动。斩七小心翼翼爬到跟前,用尾巴尖戳了戳大钟,大钟瑟瑟发抖,向沙漠更深处钻去。

  "钟爷,没事了。"蜕七柔声道,"我和阿应来看你了……."大钟抖若筛糠,震得附近的黄沙也跳了起来,显然极为恐惧。"阿应,你摸摸它。"玩七提议道。

  "铛!"大钟像是昏死过去了,也不再抖动。

  许应把大钟从沙漠中拽出来,激发大钟的神识,这口重宝才幽幽转醒,道∶"我好似做了个梦。这个噩梦开始的时候,我变成了一把斧头被人祭出,呼啸向阿应砍下。"

  它当时很兴奋,只觉一身威能酣畅淋漓的绽放。

  但下一刻它被许应抬手抓住,如同被禁锢一般,挣扎不得。

  它只觉自己被那只手捏住,渐渐室息,渐渐被打上许应的烙印,渐渐裂开。"嘭!"它被生生捏爆。

  大钟又代入到另一件法宝的执念中,这一次它是一口大鼎,在它攻向许应的时候,它察觉到自己反被许应所控制!它把自己的主人镇压在鼎下,生生炼死,随即自己也身形扭曲,被打成一团废铜!

  大钟这次阵亡后又代入到一口神炉的执念中,它看到自己变成了神炉,许应将它的主人塞到自己的体内,然后催动自己。它的主人在炉中焚烧,凄厉惨叫,它也尝到了何谓心如刀割心如刀绞。大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,道心一次又一次崩塌。

  虽然它知道这一切应该都是小玄天的执念,重演当年的那一幕,它也知道现实之中许应是它的至交好友,但是这些经历太直实了。它真的死了一百多遍,每次死法都不相同,每次的死都是莫大的折磨。它不是普通的法宝,它觉醒了灵智,死了一百多次,让它也陷入崩溃的边缘。

  许应向它伸出手来,轻声道∶"钟爷你是知道的,那并非而今的我,我不会真的如此待你。"我知道,你是阿应,不是应爷。"

  话虽如此,大钟在他摸到身上时,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又过了两天,大钟和蚜七才勉强接受许应,不再那么抗拒。他们去搜寻其他幸存者,不过那些人已经因为疯癫,闯入小玄天的禁区中死掉了。"阿应,我们怎样才能回到云梦圣?"蚧七焦躁不安,询问道。

  许应抬头望向天空,只见天外巨大的小玄天灵根扎根在半座仙官中,显得神秘而强大,给人一种临近天体的壮观感。"我们只能等石城再来。"许应道。

  大钟道∶"可是,那个画中仙得到了天道神器,没有天道神器牵引石城,石城还会再来吗?仅凭那些村庄祖先的鬼魂执念,只怕不足以驱使石城飞长升到此吧?"

  许应微微一怔突然醒悟过来,失声道∶"钟爷说的是!石城不会再出现了!"斩七大惑不解,连忙询问道∶"为何石城不会再出现?"

  许应走来走去,突然停步道∶"从云梦泽现世,到龙首人身的异象出现在云梦泽,再到而今的仙道灵根汇聚,小玄天灵根复苏,重整天路,这一连串事件,或许并非偶然事件!"

  他目光闪动,道∶"很有可能,有人在背后主导这一切!就像奈河改道阴间入侵一样,看似一系列偶然事件,其实都是徐福在背后推波助澜。此次,也是有人在背后策划,目的就是收走天道神器,重聚阴阳藤灵根,连接天路。"

  大钟道∶"我们的出现,识破他冒充天道,盗取他搜刮来的原道菁萃,都只是一场意外。"

  iN道∶"中得到大道神器V1上仙I重新变回轮腾他白头不心拉着城立享主主的在这甲秆"

  斩七终于明白过来,道∶"也就是说,石城不会回来,我们被永远的困在这里了。""应该还有变数!"

  许应走来走去,思索道,"画中仙唯一没做成的事,就是葫芦中的原道菁萃。他做这一切的另一个目的,应该就是为了得到这些菁萃!他是炼气士,为什么一定要得到菁萃呢?"

  他停下脚步,缓缓抬起目光,与迷惑的大蛇对视。

  七鼓足勇气,正要问出心中的疑惑,许应突然道∶"七爷说得对!此人一定要得到原道菁萃,因为他体内有大量的仙药未曾炼化!"蚜七连忙点头,道∶"我也正有此意。"大钟冷笑道∶"你有个屁!"蚜七大怒,叫道∶"我没有,你便有了?"

  大钟正欲与他计较一番,许应突然道∶"钟爷问得好!炼化他体内的仙药,应该不需要这么多原道菁萃,但是他需要这么多的原道菁萃?"

  大钟呆住,心道∶"这个问题的确问出了关键,但是我没有问啊!"

  许应自问自答,道∶"为什么?自然是因为他身边有着与他同样的人,这些人也需要大量的原道菁萃,来炼化他们体内的仙药。那么这些人是谁呢?"

  他目光炯炯,看向蛎七和大钟,露出鼓励之色。

  斩七壮着胆子,咳嗽一声∶"那么,这些人是谁呢?"七爷问得好!"

  许应兴奋道,"倘若是割韭菜的那些炼气士,他们拥有六秘的正法,可以慢慢炼化,应该不需要这么多的原道菁萃,最多需要一两种菁萃。所以,他们派出薛赢安这样的弟子,帮他们寻找就可以了。而画中仙胆大包天,智慧通天,他降服天道神器,假扮天道混入此地,重聚小玄天的仙道灵根,搜集这么多菁萃,只有一个可能!"

  他顿了顿,笑道∶"他是彼岸归来的人!他身边,还有许多与他一样的人,他们都是从彼岸归来,体内蕴藏大量的仙药!"虹七和大钟听得瞠目结舌,这时啪啪的抚掌声从远处传来,许应望去,只见那画中仙脚踩大漠,背对着夕阳,向这边走来。他的影子,被夕阳拉得很长。

  "难怪竹天工总是夸赞你,说你聪明绝伦。今日一见,果直不凡。"那画中仙脚步虽慢,速度却不慢,很快走到许应面前,躬身拜下,笑道,"大周的太师姜齐,参见不老神仙。我代周天子,向不老神仙问好。"

  许应连忙还礼,道∶"不敢。姜太师心狠手辣,为了小玄天灵根,毁灭一个诸天世界,未免有些残忍。"姜齐淡然道∶"不成仙,皆是蝼蚁,死何足惜?"

  虹七醒悟过来,连忙问道∶"两年前婵婵老祖与我们分别,之后就杳无音信,她是不是找你们去了?"姜齐笑道∶"她因为贪污,在彼岸神舟上坑了天子,而今正在戴罪立功。"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小说app,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小说app,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南凰洲东部,一隅。

阴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着沉重的压抑,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,墨浸了苍穹,晕染出云层。

云层叠嶂,彼此交融,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,伴随着隆隆的雷声。

好似神灵低吼,在人间回荡。

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血色的雨水,带着悲凉,落下凡尘。

大地朦胧,有一座废墟的城池,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,毫无生气。

城内断壁残垣,万物枯败,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、碎肉,仿佛破碎的秋叶,无声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,如今一片萧瑟。

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无喧闹。

只剩下与碎肉、尘土、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触目惊心。

不远,一辆残缺的马车,深陷在泥泞中,满是哀落,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,挂在上面,随风飘摇。

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,充满了阴森诡异。

浑浊的双瞳,似乎残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。

那里,趴着一道身影。

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,衣着残破,满是污垢,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。

少年眯着眼睛,一动不动,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,袭遍全身,渐渐带走他的体温。

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。

顺着他目光望去,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,一只枯瘦的秃鹫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,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。

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,半点风吹草动,它就会瞬间腾空。

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。而少年如猎人一样,耐心的等待机会。

良久之后,机会到来,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,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。

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

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子太师免费阅读.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