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热门小说>入骨宠婚:误惹天价老公>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:非礼勿视
  蝶儿厨艺不用多说,连桌子底下的小白狼都吃的津津有味。

  饭饭看着两个人穿着大红喜服吃的一个比一个香,一阵无语,这算什么,人家成亲都激动的吃不下饭,紧张的不敢看对方。

  他俩倒好,恨不得抢鸡腿。

  “没看出来东宸还是个吃货。”

  饭饭都有点哭笑不得,这算什么啊。

  唐木宸也很无奈:“大概是蝶儿的厨艺太好了吧。”

  “你羡慕啊。”

  饭饭直勾勾的看着他,仿佛只要他说羡慕,她就咬死他。

  唐木宸求生欲很强,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:“我一点也不羡慕,她厨艺再好能好的过我们家厨子吗?

  她才会做几道菜,我们家厨子会做八大菜系,中西餐各种小点心样样拿手。”

  饭饭哼哼了声,算他勉强过关。

  唐木宸松了一口气,唇角勾了起来,这算是吃醋了吗。

  晚饭两个人显然都吃撑了,蝶儿直接躺到床上不动了,指挥东宸收拾残羹剩饭。

  东宸任劳任怨的收拾了,回来的时候端了两个酒杯。

  “干嘛?”

  蝶儿问道。

  “交杯酒还没喝。”

  东宸说道。

  蝶儿摆手:“不喝了吧,我还怀孕呢。”

  “你喝水,我喝酒。”

  东宸把她拉起来,塞了一个酒杯给她:“这个不能省略。”

  蝶儿无奈接过:“怎么交杯?”Μ.miaoshuzhai.net

  “这样。”

  东宸的胳膊挽住她的胳膊,交待:“要喝完,一滴不能剩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

  蝶儿低头,遮住眼底的羞涩。

  交杯酒喝完,东宸露出了一个微笑:“睡吧,不早了。”

  “那你帮我把头上的东西拆下来。”

  蝶儿感觉他今天格外好说话,颇有点得寸进尺。

  东宸果然很好说话,动手帮她拆掉了凤冠和盘起来的发,又端了水给她洗脸,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。

  “衣服要不要我帮你脱?”

  东宸最后坏坏一笑。

  蝶儿立刻摇头:“这个不用这个不用。”

  然后把他推远一点,放下帷幔,悉悉率率的脱掉了喜服,穿着一身红色的中衣躲进被窝里。

  东宸这会也洗漱完了,衣服也脱的只剩下大红中衣,他撩开帷幔躺上去,轻而易举就把蝶儿压在身下的被子掀开给自己盖上了。

  蝶儿:……就很紧张。

  明明不是第一次躺在一起了,怎么今晚格外紧张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蝶儿决定找点话题缓解一下紧张:“蜡烛还没吹。”

  “喜烛不能吹。”

  东宸说道。

  蝶儿哦了声,过了一会,她问他:“明天早上你想吃什么?”

  “随便。”

  他答的简单。

  “明天中午呢。”

  她又问。

  “随便。”

  他答的也简单。

  “那明天晚上呢?”

  她再问。

  回答他是东宸的动作,他把她搂进了怀里,声音低沉:“你在紧张什么?”

  蝶儿全身一僵,声音颤颤巍巍:“我我我我我没有紧张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东宸一个翻身撑在了她上方:“现在呢?

  紧张吗?”

  蝶儿呼吸都急促了:“我我我……唔……”话没说完,东宸封住了她的唇,她惊的眼珠子都瞪大了。

  “哎妈,非礼勿视。”

  饭饭这回不用唐木宸捂眼了,自己就把眼睛捂住了,还怕唐木宸偷看,另外一只手捂住了他的。

  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小说app

  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

 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。

 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  祖庭,天狐圣山。

 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 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 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 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爱阅小说app

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小说app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为您提供大神燕归尔的入骨宠婚:误惹天价老公最快更新

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:非礼勿视免费阅读.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