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黑客小说>存活录>第286章 真·天使降临
  大鸟用两扇巨大的羽翼将自己包裹严实,像流星般向“中心大楼”坠去。由于速度过快,以至于响起了噗噗的气爆声。“世俗界的东西,中看不中用。”大鸟内心嘲讽了一句,降落的速度更快了。

  “杨顾问,目标已进入自动火炮射程,请指示。”杨小海站在白鹭的工作室内,聚精会神的盯着全息雷达。手中的无线对讲中,一个沉稳的男声正在向他请示。

  “管它是什么,既然不走寻常路,那就……”

  “不行!他肯定是我最小的师兄,也是最照顾我的一个。你若敢伤他,我一定会打你。”黑瞳不知从哪冒出来。

  “哈?师兄?合着那是个人?把炮弹换成‘奈特弹’,先打一个基数趟趟路。”杨小海摄于黑瞳淫威,立时改了策略。

  “祖宗,你咋就确定那是人呢?”杨小海不解。全息雷达中,那忽上忽下、忽大忽小的东西怎么看都更像是老鹰一类的猛禽。那煽动的翅膀,和“人”字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。

  “猛禽?那就对了!师兄本就是修炼有成的丹顶鹤。我没说过吗?”黑瞳小手紧握,连眉毛都拧成了团。看得出,她紧张了。

  “丹顶鹤?师兄?啥玩意?你和我这讲聊斋呐?”

  “哎呀,别吵!你让他们干什么了?那些密密麻麻的玩意儿是啥?你敢打师兄,我咬死你!”

  “什么呀,啊!”黑瞳张口咬在杨小海手臂上。老宅男吃痛,连忙摆手。可黑瞳就像个咬死不松口的小狗一样,挂在粗壮的手臂上甩啊甩的晃个不停……

  丹顶鹤师兄刚脱离自动高射机枪的火力范围,还没张开翅膀呢,眼前就又多了一层密密麻麻的东西。

  “千百年了,人类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!”丹顶鹤漂亮的眼睛翻了翻,将尚未张开的羽翼收紧,再次迎接无用的打击。

  “叮叮当当”一阵乱响过后,果然,那些小东西根本穿不透羽翼。

  “愚昧的人类!”

  丹顶鹤师兄嗤笑一声,张开翅膀。可以往的自如却受了限。它的两只铁翼仿佛陷入泥潭,挥动起来很不爽利。

  “嗝啊”一声类似乌鸦的鹤唳过后,丹顶鹤师兄怒了。他用尽全力震动翅膀,想将那不明不白的东西全数甩掉。可只是煽了两下,坚实的翅膀便僵硬的不能动弹。他再也保持不住滑行的态势,如一发炮弹般斜斜坠向地面。

  大鸟大惊!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修长的颈子从翅膀下抬起,扭头向后看:无数细小的黑色东西正以铺天盖日的态势向他飞来。这下,大鸟真急了:“什么玩意儿!我明明穿过了它们,怎么还能倒飞而回?难道是法器不成?”

  任凭他如何惶急,空中只闻一声鸣叫:“呱”然后,他便被无数细小的黑线缠绕。随着回飞的黑东西增加,他被捆绑的也更加紧密起来。也就一眨眼的工夫,他就被细线裹的好似茧蛹一般。这下,大鸟是彻底动弹不得了。

  耳中呼呼声越来越响,头上的红块都亮了起来。大鸟挣扎,却苦于短时间内挣不开那细密而坚韧的钢索。眼看地面越来越近,大鸟不甘的闭上了眼。虽然身体经过淬炼,但也说不准能不能抗住。

  “出师未捷”四个字浮现在脑海之中。凭着丰富的飞行经验,大鸟知道自己距地面不远了。他尽量将身体放平,以此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冲撞。“嗖”,一声尖啸过后,大鸟感到侧面飞来一个东西,狠狠撞在翅膀上。

  不等有所反应,“嗖嗖嗖嗖”,又是连着好几下。急速下坠的身形猛的一顿,竟然不下反上的向空飞去。这又是怎么回事?大鸟困惑的睁开了眼。于是便看到了一座忽上忽下的楼。大鸟摇摇头,一根白色的羽毛脱落,打着旋向地面飘去。

  原来,细密的绳子不但束缚住了他,也延伸进了黑暗。他就像被蛛网罗住的昆虫一样,被定在了离地几十米的半空中。

  “祖宗,请开尊口。你看看啊,我可没打你的鸟师兄。”大鸟落下的位置,正好是基地城墙之内。所以全息雷达转换到了监控视频上。在屏幕正中,一只大鸟被缚的紧紧的,正在“中心大楼”前上上下下的荡秋千。

  “我不管,你打师兄,我就要咬你!”说话间,黑瞳好不容易从杨小海手臂上溜下来,小嘴轻启,急突突蹦出句话。然后身影便模糊起来。

  杨小海急忙后退,却仍是迟了:“啊!”老宅男惨叫一声,终究没摆脱掉黑瞳的小白牙。

  “属狗的啊?动不动就咬人?还他喵的咬同一个地方,松嘴,破了。流血啦!”黑瞳娇小的身躯随着杨小海手臂上下抖动,奈何就是不松口。

  “艾西吧,不讲理是吧?找你家长去!”说话间,杨小海“噼里啪啦”向楼下跑去。

  下了两层,就到了大鸟的高度。杨小海开窗:“嘿,你!睁眼瞧瞧嘿,她是不是你家的?”

  骤闻动静,大鸟缓缓睁眼。由于捆的很牢,以至于转脖子都很吃力。圆溜溜的眼睛扫过吊着的黑瞳,大鸟不淡定了。他想扇动翅膀,想用长长的喙啄人,想用长长的腿脚抓挠,却全被结实的钢线所束缚。

  大鸟“呱”的一声喊,于漫天羽毛中,化为了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。十几米的大鸟忽然变成了一米多的人,紧缚的钢丝顿时松动起来。

  “呔,兀那厮!放开吾妹,否则必令汝灰飞烟灭!”那人开口呵斥,声音圆润、中气十足。

  杨小海一缩脖,立马叫起了屈:“没看到吗?我才是受害人呐!”杨小海晃晃手臂,将吊着不松口的黑瞳提了起来。

  “啵”的一声,黑瞳终于松了口。“二十九师兄,你、你好!”

  黑瞳有点结巴。杨小海甩着胳膊跳离黑瞳,打眼望向窗外。一个巨大的黑色钢球内,有个穿着黑白针织大衣的男人,正痴痴的望着黑瞳。而小丫头竟是一副娇羞(实际是心里有愧)的表情。也不知怎的,杨小海心里顿时酸涩不已。“小白脸子,果然没一个好东西!”

  “师妹,愚兄寻的好苦啊!”针织男一见黑瞳,顿时带着哭腔的感叹道。他抓着钢丝绳缓缓坐倒,一点都不惊慌。

  “二十九,我、你……”嚣张跋扈的黑瞳,竟也有结巴的时候。这让杨小海更不舒服了。

  “老祖已出关。”一句话,打断了黑瞳的斯斯艾艾。

  她立马原形毕露的大呼小叫起来:“什么?老祖出来啦?不是还且有一阵的么?那,大师兄又被罚了吧??我偷拿‘小云’,七、八师兄会不会很惨?放走我的十七十八师兄师姐呢?哎呀,二十九,你倒说话啊!”黑瞳的记忆复苏了,她连珠炮般的逼问,丝毫不给针织男反应时间。

  好在针织男深知她的脾气,索性盘膝而坐,对杨小海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个没完。等黑瞳急的跳脚,他才好整以暇的道:“我见过你。当时还以为是小师妹的奴仆,现在看来是我错了。小师妹迟迟不回山门,想必是你的缘故了?”

  杨小海正在腹诽帅哥,没承想人家和自己说起了话。他颇感意外的道:“你见过我?啥时候的事啊,我咋不知道腻?”

  针织男眉头顿时皱起:“小师妹,此獠似傻非傻、似痴非痴,怎值汝罔顾岁月、蹉跎芳华?”

  “诶,怎么说话呢?招你惹你了,干嘛骂我?”要说别的,杨小海或许不明白;但说他坏话,那是无师自通、不听也懂!

  “许久不见,本以为要诉说别离之情,二十九,你仍旧冥顽不灵……”www.miaoshuzhai.net

  “……闲话少叙,吾既寻得了你,即刻跟吾回返山门。老祖已然不耐,切切不可拖拉。”针织男说着话,很是洒脱的将大袖一甩。“叮叮当当”的脆响声中,那黑色的钢线根根断裂,竟开了个可供人出入的口子来。

  杨小海凝神一看,就从针织男手上找到了一把明晃晃,亮堂堂的长剑。“神经病,刚在天上怎么不拿出来?这会儿耍什么帅啊?”许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杨小海对比自己帅的同性都没啥好感。

  “小师妹,此次乃老祖命汝即刻回返,不容商榷。山门入口距此有些……”

  “别过来了,我不能走。”

  “嗯?”针织男愣了。作为“三十极夜”的弟子,他没见过公然违逆老祖的人或事。

  “我中毒了。就是毁了世俗界的玩意儿。他有办法压制,使我不会毒发。之前一直没敢说,其实师姐就是被此毒毒死的。”

  “难道……”

  “对,就是排第五的琼华师姐。”

  “难怪一直没有琼华师姐的消息,真没想到,她居然陨落在了世俗界。”

  “所以我不能回去。”

  “小师妹,你可真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。既然断不了药,将他一并收了就是。”针织男说了几句文言文,似乎终于切到了普通话的频道上。

  “以我们的手段,留人彘一条命还不轻松?”杨小海立时咧嘴扮了个鬼脸。真不愧是师兄,说的话都一模一样。初遇黑瞳时,小丫头也这么打算滴。

  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小说app

  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

 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。

 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  祖庭,天狐圣山。

 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 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 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 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爱阅小说app

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小说app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为您提供大神蓝海炽秋的存活录最快更新

第286章 真·天使降临免费阅读.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