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重生小说>红楼之宁府贤孙>第二百八十六章 褫爵
  石门寨一片狼藉,战马嘶鸣,寨子里唯一的宽阔街道上,横七竖八的趟着一句句尸体,有匪寇的,也有随行保护林如海的绣衣卫的,当然贾瑛带来的护卫也无法幸免没有伤亡。

  “下官绣衣卫百户,章晓谦见过贾大人。”

  “哦,你认识本官?你们绣衣卫还真是谁都不放过啊。”

  百户官没料到贾瑛会这么说,略显尴尬的说道:“大人说笑了,大人盛名在外,小的曾随沈大人到过您府上,怎会不认识。”

  沈翔的人?

  贾瑛转换了一副笑意,问道:“有日子没见到你们沈千户了。”

  百户官笑着说道:“千户大人的行踪,下官也不清楚,不过想来此次回京,大人应是会见到的。”

  绣衣卫的人神出鬼没,他们的行踪自然不会透露给旁人。

  “阵亡的弟兄们,回头本官会让人送一笔抚恤的银子来,劳章百户给他们家小送去吧。”

  “谢过大人体恤。”

  章晓谦面色一喜,随行护卫朝廷大员,这在绣衣卫里,也属于苦差事了,因为但凡点了绣衣卫亲自护卫的,本身就是一种危险的警告。此次跟随林如海走遍三关辽东,身上的膘子瘦了一圈不说,他带出来的十来个弟兄,没了七八个,这可都是与他有过过命交情的。

  朝廷给的那点抚恤银,到他们手里,已经剩不了多少了,能多得一份抚恤银子,他回去总能有个交代了。

  “二爷,林大人受伤了。”

  马秃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且在慢慢靠近,七尺壮汉,奔行起来,像头蛮牛。

  听到声音,贾瑛和章晓谦脸色尽皆一变。

  在马秃噜还未站定前,贾瑛一脚踹了过去,立身不稳的马秃噜一个趔趄摔倒在地。

  “你他娘是干什么吃的。”

  章晓谦在一旁劝道:“大人,林大人要紧......”

  “你说的对。”

  贾瑛转头说道:“这样,你留下来清理尸体,照顾咱们受伤的弟兄,我去看望林大人,稍作休整,立即启程,此处不可多留。”

  章晓谦张着嘴,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贾瑛与马秃噜已经远去。再看马秃噜屁颠屁颠跟在贾瑛身侧的模样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看了看林如海所在的房舍,转头向众人吩咐道:“都愣着做什么,赶紧将尸体清扫赶紧,咱们的人雇几个百姓帮忙下葬,那些刺客,割首,尸体喂狼。”

  这些首级,既能换军功,还能领赏银,不能浪费,不然对不起他死去的那些兄弟。

  “二爷,绣衣卫的那几个会不会碍事,要不属下去......”马秃噜比划了一个手势。

  “不用。”

  贾瑛轻轻摇头:“是沈翔的人,有些交情,留他们一命吧。”

  贾瑛转头看了后方一眼,说道:“你看他们不也挺识趣的吗,回头给你给他们送一笔银子过去,绣衣卫的此次也没多少人,按人头一人送二十两过去,剩下的那些护卫,死了的十两,剩下的每人三两。”

  贾瑛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漠视生命,同样是一条命,绣衣卫的和普通护卫,抚恤银就相差出一倍来,这些人连贾府里的仆役都比不上。

  马秃噜遂也不再多言。

  接下来回程的路上,林如海也再没露过面,只是贾瑛沿途路过几个州县,都要请当地的名诊前来,渐渐的,众人也就接受了林如海重伤的消息,章晓谦对此同样没有异议,大人物的事情,还是少知道为好。

  而此刻距离贾瑛一行并不算太远的抚宁城内。

  “失败了?”女子看着手中的密信,喃喃低语道。

  “贾瑛带人出现在了石门寨,而且,塞外那些胡人就是靠不住,见势不妙,全都跑了,只剩下我们的人......”

  “贾瑛?或许那些胡人本就没想着要帮我们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男子不解道。

  “林如海若将辽东之事上奏朝廷,不正合了某人的心意,顺势扫清咱们在辽东布下的棋子,彻底掌握这座边镇,本来就是与虎谋皮。”女子眼中闪烁着晶莹。

  “咱们在永平府还有不少弟兄,要不......”

  女子摇了摇头道:“事已至此......我未料到贾瑛会突然出现,他们已经有了准备,去再多人都是送死,这天下毕竟还是大乾的。”

  “可难道就这样算了?”男子心有不甘。

  女子忽然笑道:“谁说我们没有收获?”

  男子有些想不明白了,不过他收到的命令是听眼前女子的吩咐,左右这些事情也轮不到他来操心,听命行事就是了。

  女子目光转向远方,她的目的本来就不是取林如海的性命,南苑皇帝遇刺,是她们之中的一些人擅自行事的结果,辽东的事情不会因为一个林如海而有所改变,皇帝随时可以再派人来,既然如此,不如索性改变计划。

  京城。

  嘉德终于询问起了近期坊间传闻的贾赦贾雨村讹人官司,夺人家产之事,一封召旨,贾雨村再次锒铛入狱,等候提审,贾政贾赦也被召入宫中问话。

  贾府。

  一个管家媳妇匆匆入了荣庆堂。

  “老太太,瑛二爷派人从林府传过话来,姑老爷回京了,路上遇到了刺客,这会儿怕是不大好,请林姑娘回去呢。”

  贾母闻言,顿时变了脸色,姑娘虽没了,可这个姑爷她还是认的,当下也顾不得其他,急忙命人准备轿子马车,送黛玉回府,又命人去宫门外哨探,让贾政出宫后,先行前往林府探视。

  林府,黛玉忧父心切,红着双眼匆匆下轿,便往内院而去。

  进屋后便看到一脸煞白的父亲有气无息的躺在床榻上,屋内只有贾瑛一人侍候。

  “二哥哥,爹爹他......”

  贾瑛看着泪眼欲滴却作坚强的黛玉,心道此次怕是将她给吓坏了,不由开口安慰道:“妹妹宽心,姑老爷无大碍,只是受了些颠簸,染了风寒。”

  “咳咳,乖女儿,爹爹没事。”床榻上的林如海此事也睁开了双眼,坐起身来。

  黛玉见状心方渐安,满面疑惑的看着眼前最亲近的两人,不知这又是做的哪一出。

  安抚下黛玉后,林如海招手让黛玉坐到榻边,将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。

  贾瑛看向黛玉说道:“此事府中上下都被瞒在鼓里,便是两位姨娘都不知详情,妹妹对外之时,切莫忘了遮掩一二,最近便留在这边伺候吧,不要假旁人之手。”

  黛玉应和着点头,个中详细,两人并没有全部告知,黛玉虽然只听得大概,却也明白,必是事情要紧才会如此,她自也不再细问。

  再者,辽东苦寒,林如海本就身子孱弱,即便没有大碍,回京后也得修养数日才可,黛玉的关切之色倒做不得假。

  翁婿两人虽然都想借此次受伤之由,避开辽东的事情,但彼此所虑还是不一样的。

  贾瑛是单纯不想让林如海牵扯到这种旋涡里去,自古忠义难善终。冯恒石一趟湖广,侥幸保住了性命,却搭上了一条腿,还断了升阁之路。他自己去了一趟江南,虽然全身而退,却赋闲至今,皇帝都没有起复的心思。

  即便是林如海自己,也是几番坎坷,事情总需要有人做,但不能只可着他认识并在意的人去冒险。

  至于林如海,此次选择明哲保身,已经算是违背了他的本心,无奈其中牵扯到勋贵,或许还有贾家,如果继续查下去,未免不会陷入两难之地,不得已,只能同意了贾瑛的建议。

  “我此番若是称病,只怕你二人的婚事,便要向后拖延了。”

  原定的大婚之日,就在三月,如今一时二月底,若再择良期,最快也要拖到秋季了。

  春播秋收,古人大婚之期,大抵也都在这两个季节,取得便是一个吉利。

  瑛黛二人相视一眼,黛玉螓首微低,双颊绯红,贾瑛说道:“不急于这一时半刻,且等过了这段风声再说。”

  “姑老爷安心歇息,我到宫里走一趟。”

  林如海颔首应下。

  贾瑛又与黛玉交代几句,复又出门向皇宫而去。

  宫门外,却恰巧碰到了贾琏在这里候着。

  “老二,你可算回来了,听说姑老爷遇刺受伤,可还要紧?”

  贾瑛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:“性命无虞,但只怕要将养一年半载,如今还昏迷不醒呢。”

  “宫里边儿情况如何?”

  来之前,贾瑛便听黛玉提及了贾政二人入宫之事。

  贾琏摇了摇头道:“已经两个时辰了,还没出来。”

  贾瑛点了点头,又看向贾琏问道:“你怎么没穿朝服?”

  “穿朝服做什么?我那官儿,又见不到圣颜。”琏二不明所以。

  贾瑛反倒摇了摇头道:“那可保不齐,我进去看看,你且回去换身朝服再来,万一陛下相召呢?”

  说罢,也不理会贾琏的错愕,径自往宫门而去。

  留下当场的贾琏,思虑再三,还是决定听贾瑛的,无非多跑一趟的事,总不至于出错。

  华盖殿内。

  此时的嘉德已经收到了林如海回京的消息,绣衣卫那边整理的卷宗已经送到了案前,却在这时,黄门传报贾瑛求见。

  “宣。”

  走到华盖殿前的丹墀时,贾瑛远远便看到殿前跪着两道人影,走近了一看,才见是贾政贾赦二人。

  合着兄弟俩入宫近两个时辰了,连皇帝的面儿都没见着,还在这儿跪着呢。

  叔侄三人在宫内相见,待遇却截然不同,气氛免不了有些尴尬。

  跪了近两个时辰,贾政文弱,贾赦平日荒淫,身子骨早虚了,这会儿见面,两人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  “瑛儿救我,快向陛下求情。”贾赦不堪说道。

  贾政虽然没开口,可看神色,便知道他也不想继续跪着。

  贾瑛点头道:“大老爷二老爷放心,我这便去见陛下。”

  前面带路的小黄门只当什么都没听到。

  大殿内。

  “臣贾瑛,拜见陛下。”

  “林爱卿的伤势如何?”嘉德直接了当的问道。

  “臣入宫时,林大人尚在昏迷之中。”

  “你入宫有何事?”

  贾瑛双手呈上一份奏折道:“林大人昏迷之前,让臣将此奏章呈于陛下。”

  “大伴。”

  戴权从贾瑛手中接过奏章,交到嘉德手中,嘉德看后沉默不言。

  良久之后。

  “大伴,传旨太医院,好生为林爱卿诊治,从内帑取一些宝参送到林府。”

  随后,嘉德才看向贾瑛道:“你不是巡视灾民去了吗?怎么又跑到辽东了?”

  “回陛下,臣是去河工上巡视灾民了,只不过回程时,臣收到林大人回京的传信,臣与林家本有婚约,原定三月完婚的,这才想着早些接林大人回京,便转道去了山海关。”Μ.miaoshuzhai.net

  “只是......只是如今看来,臣的大婚爬也要推迟了。”

  嘉德又陷入了沉默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殿外跪着的,你见过了?”

  “见过了。”

  “有何想法?”

  贾瑛俯身拜道:“陛下垂问,臣不敢隐瞒。贾家世受皇恩,臣之叔父贾赦,或有德行亏缺,却绝不敢罔顾人命,擅权弄私,更不曾勾通宛平县令,谋害石呆子其人,请陛下明察。”

  嘉德不可置否,又问道:

  “那贾雨村可是你本族之人?”

  “回陛下,臣家祖籍乃金陵人士,而贾雨村祖籍则在湖州,两不相及,更无血缘关系。”

  贾瑛之所以留着贾雨村,就是为了充作一层屏障,是以当初在江南之时,凡有与世家阴私之事,贾瑛都会交给贾雨村去做。

  各取所需,两不亏欠,此时,抛出贾雨村,他心中没有半分负担,如果换了雨村在此,只怕也会选择将脏水泼到贾家头上吧。

  可惜,这一世不一样了。

  “这么说,石呆子一案,与贾赦无关?可朕怎么听说,那几把扇子,最终还是到了贾赦手中?”

  嘉德显然不是好糊弄的。

  “陛下,臣不敢为贾赦辩驳,事情终归是因臣之叔父而起,臣请夺贾赦之爵位,以正视听,以明纲纪。”

  贾瑛猜不透嘉德对贾家内心的看法,如果真的从内心赶到厌恶,仅凭草菅人命一条,也能治贾赦一个抄家之罪。

  与其如此,倒不如自请去爵。

  这下倒是轮到嘉德诧异了,没想到贾瑛对自己的族亲叔父一点都不曾回护,或许是在以退为进,不过以荣府世爵为筹码,未免堵得也太大了些。

  文官虽然看不起勋贵,可嘉德明白,他们好多人心里实则羡慕不已,为官不过一代,可有了世爵,家族便能一代代传承下去,富贵不歇。

  此时的嘉德,不由想起了日前与元妃的谈话。

  对于这位数次同自己一道经历过生死的妃子,嘉德心中还是有不同于其他妃子的情感的,到底还是没能狠下心来不见数次请见的元春。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小说app,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小说app,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南凰洲东部,一隅。

阴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着沉重的压抑,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,墨浸了苍穹,晕染出云层。

云层叠嶂,彼此交融,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,伴随着隆隆的雷声。

好似神灵低吼,在人间回荡。

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血色的雨水,带着悲凉,落下凡尘。

大地朦胧,有一座废墟的城池,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,毫无生气。

城内断壁残垣,万物枯败,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、碎肉,仿佛破碎的秋叶,无声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,如今一片萧瑟。

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无喧闹。

只剩下与碎肉、尘土、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触目惊心。

不远,一辆残缺的马车,深陷在泥泞中,满是哀落,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,挂在上面,随风飘摇。

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,充满了阴森诡异。

浑浊的双瞳,似乎残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。

那里,趴着一道身影。

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,衣着残破,满是污垢,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。

少年眯着眼睛,一动不动,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,袭遍全身,渐渐带走他的体温。

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。

顺着他目光望去,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,一只枯瘦的秃鹫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,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。

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,半点风吹草动,它就会瞬间腾空。

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。而少年如猎人一样,耐心的等待机会。

良久之后,机会到来,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,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。

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为您提供大神微雨话西楼的红楼之宁府贤孙最快更新

第二百八十六章 褫爵免费阅读.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