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书斋>热门小说>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>二百章 娇滴滴的胡老师
  刚开学那会儿学生会面试,魏有容并没有把沈佩佩拉进学生会,甚至魏有容对沈佩佩都没有什么印象,在众多投简历的学生中,魏有容很快就把沈佩佩抛之脑后,最终沈佩佩落选。

  因为这事,沈佩佩还专门找周子扬哭过。

  周子扬也因此没有去学生会。

  后来周子扬创业的时候,沈佩佩过来帮忙,魏有容才发现沈佩佩的优点,博学强记,做事认真细心。

  魏有容甚至都有些后悔没把沈佩佩招到学生会里。

  魏有容很喜欢沈佩佩的性格,不争不抢,但是把什么事情都默默的记下来,然后又偷偷的做好,不慕名利,不像是学生会的那帮人,为了那一点的蝇头小利便阿谀奉承,本来大一的时候刚招了这么一批人,这才一个学期的时间,就变成了浑水里的鱼虾。

  魏有容和沈佩佩都是那种喜静不喜动的人,最主要的是沈佩佩对魏有容有一种崇拜之情,她真的觉得魏有容很厉害,她想成为像是魏有容这样的人,所以魏有容吩咐下的事情,沈佩佩都会老老实实的去做,然后在魏有容身边学习东西,也就是因为这样,两人在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很快熟悉。

  而魏有容对于这个听话懂事的小学妹,也是越发的宠溺。

  学期末这天周子扬带着她们两人一起吃饭,魏有容和沈佩佩说,下学期要把沈佩佩安排进学生会。

  沈佩佩有些惊喜:“真的么?”

  周子扬听了这话轻笑一声:“当时我们俩伸着头想进学生会你不给我们进,现在知道我们的好了?”

  魏有容被周子扬这么一句弄的哑口无言,也的确没什么说的,这件事的确是她不对。

  三個人也没吃什么大餐,就是在校门口的路边简单的吃点,周子扬把一次性筷子掰开,继续说:“所以啊,有容同学,我要批评你,有的时候不能以貌取人,你别看我们佩佩不怎么说话,但是放眼整个学校,也没几个能比我们佩佩还优秀的人。”

  沈佩佩戳了戳周子扬,示意周子扬别再这么欺负魏有容了。

  魏有容问:“你们两个,到底是兄妹还是姐弟?为什么姓不一样?”

  周子扬说:“你看谁像哥哥,谁像妹妹?”

  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沈佩佩都有点不好意思,她感觉自己说自己是姐姐都没什么人信,只是看着魏有容好奇的目光,沈佩佩最终还是开口弱弱的说了一句:“我比他大了两个月。”

  “你比他大还叫他哥?”魏有容很是不理解。

  周子扬轻笑:“这有什么,大我七岁的女人都能叫我爸爸。”

  魏有容不由一挑眉。

  “哎呀,哥...”沈佩佩弱弱的打断了周子扬,不过这句哥有些有气无力,太羞耻了,当着魏有容的面,明知道自己比周子扬大,却还是红着脸叫哥。

  魏有容听了这话很不满,她说了什么三纲五常的事情,说既然沈佩佩比周子扬大,那周子扬就应该叫沈佩佩姐姐,而沈佩佩应该叫周子扬弟弟。

  沈佩佩被魏有容说的不好意思,低着头挨训。

  周子扬却表示,我们相处方式就是这样啊。

  “我虽然年纪小,但是我心里年龄大。”

  魏有容没理会周子扬,全程饭局没怎么说话,吃完饭以后,周子扬带着沈佩佩把魏有容送到了女生宿舍。

  之后两姐弟回家,在路上,沈佩佩患得患失,忍不住对周子扬说:“子,子扬,不然,你还是叫我姐姐吧。”

  “?”周子扬一挑眉。

  沈佩佩立刻不敢往下说了....

  此时已经是2月初了,学校里一个学生的身影都不见,尤其是这种八九点的晚上,除了路旁的小灯,还在孤独的亮着,路上没有一个行人。

  两姐弟就这么走在路上,灯光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。

  沈佩佩弱弱的说:“总觉得,有容学姐生气了....”

  “她生气是她的事情,又不关我俩的事情,我叫你姐姐,你好意思答应不?”周子扬的手盖住了沈佩佩的小脑袋揉了揉,顺势就把沈佩佩搂在了怀里。

  周子扬身高在185+,而沈佩佩的身高却只有165,两人相差20厘米的身高,地面上两人的影子搂在一起,沈佩佩的小脑袋直接被周子扬夹在了腋窝下。

  亲蜜的关系让沈佩佩小脸红扑扑的,她忍不住嘟囔的说:“我本来就比你大啊...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周子扬问。

  “没,没什么。”

  瞧着沈佩佩说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模样,他叹了一口气,忍不住弹了一下腋窝下沈佩佩的脑门。

  “疼...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,敢真的大声让我叫你一句姐姐,我倒是可以考虑。”周子扬说。

  沈佩佩抬起头瞧着周子扬的模样,撇了撇嘴,老实说和周子扬相处了一个学期,在金陵这段时间,周子扬都没叫过自己姐姐,然后自己就一直叫周子扬哥哥,结果沈佩佩都习惯了,再让自己去叫周子扬弟弟,甚至是叫子扬,沈佩佩都有些不习惯,感觉叫子扬都是在冒犯哥哥。

  沈佩佩之所以一定要把称呼改过来,她倒是无所谓,她只是不想让魏有容讨厌周子扬罢了。

  “我觉得,有容学姐好像喜欢哥哥。”又被周子扬蹂躏了一番,沈佩佩老老实实的叫哥哥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周子扬吓了一跳,随即笑着说:“你想多了吧,她怎么可能喜欢我,”

  沈佩佩盯着周子扬不说话。

  周子扬开玩笑的说:“她是全校的汉服女神,仙女一样的人物,我啥也不是,我感觉啊,世界上没有男人能配得上她。”

  “那,哥哥喜欢有容学姐么?”沈佩佩充满紧张的问。

  “喜欢啊,哪有人不喜欢的,你没听过一句古文么?”周子扬松开了沈佩佩,老实说这样夹着沈佩佩的脑袋搂着沈佩佩走路是有些不舒服。

  “哪句?”沈佩佩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。

  “有容则乃大嘛!”周子扬笑着说着,然后不等沈佩佩反应过来,拍了一下沈佩佩的后脑勺:“走快点,明天还要早起呢。”

  周子扬都走的老远,结果沈佩佩在原地嘀咕了半天,也没弄懂周子扬说的什么意思?

  有容则乃大?

  哥哥的意思是说,他喜欢气量大的女生么?

  第二天一早,周子扬带着胡淑彤和沈佩佩开着奥迪Q5回家。

  胡淑彤开车,周子扬坐在副驾驶上,一副懒洋洋的样子,刚好可以睡一个回笼觉。

  早上九点的时候,太阳刚出来,透过车窗洒在驾驶位,老实说是真的烦。

  胡淑彤是大学的时候就考了驾照,但是开车的次数屈指可数,可以说在来金陵之前就没开过车,等到周子扬开奶茶店以后,倒是为了运货开过几次,但是高速她却是一次没上过,所以周子扬让她开车上高速时候她格外的紧张,女人开车的时候是最可爱的,因为她是真的害怕,所以声音里都带着一股柔软娇滴滴,而胡淑彤这样本来就很会撒娇的女人,在即将要上高速的时候更是害怕的声音发嗲,带着哭腔说让周子扬来开,好嘛?

  那种声音说真的,听着周子扬都能起反应,如果不是沈佩佩在后座坐着,周子扬真想先把车子开到没人的地方,然后把胡淑彤拉到后座,扯下丝袜运动一下。

  这个胡淑彤,感觉开口说话就想让人蹂躏的感觉。

  “子扬,我真的好怕...”胡淑彤还在那边嘀咕。

  “放心开,莪在旁边呢。”周子扬的手放在了胡淑彤的丝袜美腿上,让她别担心,也不怪周子扬有这种想法。

  大冬天穿着淡粉色的羊毛衫,白色百褶裙,肉丝袜,尤其是那一双裹着肉丝袜的美腿,在驾驶位格外抢眼,周子扬坐在副驾驶一直想摸,但是又顾忌后座的沈佩佩,后来终于找了个理由。

  自然而然的放在胡淑彤的美腿上摩挲。

  胡淑彤吓了一跳,抬起头看了一眼沈佩佩,却见沈佩佩在低着头玩手机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你这样把手放在老师腿上,老师感觉安心多了。”胡淑彤在那边掩耳盗铃的说,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。妙书斋

  周子扬说:“哦,那我就一直放着。”

  话是这样说,但是胡淑彤却还是用手把周子扬的手推开了,偶尔一下就行,这要是摸一路,就算沈佩佩再单纯也会乱想吧。

  最起码在胡淑彤和周子扬眼里,沈佩佩是那种特别单纯的。

  然而,沈佩佩却只是对两人的聊天听而不闻,低头在那边玩手机。

  胡淑彤开车水平还可以,就是没上过告诉,不敢上告诉,但是有周子扬在,她倒是不害怕,很快心态就平稳了下来,几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开车往北。

  沈佩佩开始的时候不怎么说话,后面周子扬主动找沈佩佩沟通,逗弄沈佩佩,沈佩佩才逐渐的展开话题

  九点钟出发,十二点的时候在服务区休息了一会儿,沈佩佩肚子不舒服,去了厕所,周子扬和胡淑彤在车上等着。

  胡淑彤第一次开车上高速,刚才开车的时候一直处于亢奋状态,现在小脸还红扑扑的,问周子扬自己车技怎么样?

  “怎么样周老师?是不是满分?”胡淑彤拉着周子扬的胳膊问,跟个小女孩一样。

  周子扬道:“还可以。”

  “怎么能是还可以呢,分明是满分嘛,我感觉我开车比你都稳的。”胡淑彤在那边嘟着嘴说。

  周子扬看胡淑彤这个样子,便说:“一会儿你把我和佩佩放在小区门口,这车你自己开回家就好。”

  “啊?”胡淑彤一愣,随即一脸惊喜:“真的吗!?”

  胡淑彤已经想到,如果自己开这么一辆车回到村子里,那肯定十里八乡都会知道,村子里的小孩肯定会跟着车后面跑的。

  这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啊,光是想想就觉得开心了,胡淑彤興奋的問周子扬是真的假的。

  “废话,我肯定不能把车开回家,但是你也别这麼招摇,把车子停到市里,或者接着父母来市里玩两天就得了,你一个女人,开这么一辆车回家,万一真出点事我也照顾不到你。”周子扬说。

  “唔,知道了。”胡淑彤嘟着嘴,呐呐说。

  “還有一件事。”周子扬看着胡淑彤,胡淑彤因为知道周子扬把车子给她开,太开心了,刚才就直接贴了过来拽着周子扬的胳膊。

  她穿着的是一件v字领的羊毛衫,脖子间带着一个小的金项链,贴过来的时候,领口自然的向下,以周子扬的目光刚好可以看到半块酥胸。

  “嗯?”胡淑彤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。

  “回家别穿的这么骚,我和你说,以后除了在我面前,都不要这样穿,妈的,你知不知道一上午老子差点没坚持住!”

  趁着沈佩佩不在,周子扬赶紧把手伸进胡淑彤的衣领里过两把瘾。

  胡淑彤听了周子扬的话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说:“人家哪有呀,这是穿在里面的,车子里热嘛,我带了外套。”

  “反正以后不许这样穿了。”周子扬说。

  “知道啦。”

  其实胡淑彤穿的也还可以,主要是坐车旅途中实在是无聊,胡淑彤又就在自己的旁边,她一件v字领羊毛衫真的很显身材,事业线被勾勒出曲线不说,一双美腿也就这么一直在周子扬眼前晃。

  “那老公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呀?”胡淑彤的脑袋枕在周子扬的小腹上,抬起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做了指甲的手指纤细修长,顺着周子扬的大腿向上。

  周子扬想了想说:“不然你帮我解决一下?”

  “啊?这要怎么?”

  周子扬说把车子开到没人的地方,然后去后座,周子扬说着,摸了摸胡淑彤的小脑袋,然后手顺势就塞到了胡淑彤涂着口红的小嘴里,搅合了两下。

  “哎呀,脏死了,你洗手了没有?”胡淑彤呸呸呸的,赶紧从周子扬的身上起来,从车里出来,开了一瓶矿泉水漱了漱口。

  周子扬跟在出去,周子扬现在是真的被胡淑彤勾起了馋虫,想找个时间解决一下,可是这个时候沈佩佩刚好回来。

  无奈,所有的想法就只能是想法。

  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小说app

  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

 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。

 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  祖庭,天狐圣山。

 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 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 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 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爱阅小说app

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  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小说app

  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  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  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 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为您提供大神周一口鸟的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最快更新

二百章 娇滴滴的胡老师免费阅读.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